Paul

【荣霖】(ABO)坤仪的养成计划(七)

犹记春衫:

天气这么热,遍地都是穿短裤的,我竟然感冒了,不晓得为什么……就不等到晚上了,先发一发

最近真的很忙很忙,所以都没空去回大家的回复,一空闲一些我都写文了,如果哪天我一条一条回复你们了,那一定不是快有肉吃了就是要双更了,大家保佑我平安度过这一段吧!

——————

明白了他的意思,荣石一时说不出话来,静默了很久才反问道:“如果我花了很多钱呢?”

“找卖家讨回来是不是不行了?”

荣石点点头。

“那我可以帮你赚钱,把你损失的都赚回来。”

“哦?你会做什么?”

“我会做胭脂,我家以前是开胭脂坊的,还很名气,我保证会很赚钱的。”

荣石又陷入长久的沉默里,久得许一霖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惹他生气了。

忽然,荣石坐到床边来伸出手把他抱在怀里,抱得很紧,很久,许一霖甚至听到隔着两人的衣服,荣石胸膛里强健有力的心跳声。

好像跳进他心里一样。

“就算花再多的钱,我也不会觉得亏。”荣石抿着唇,一字一句郑重的告诉他:“以后你在荣家,和荣树荣意一样,是主人,荣家不缺钱,不需要你去赚,你听懂了吗?”

许一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荣石会愿意养一个没有用的坤仪。

“那你想让我帮你生孩子吗?”

荣石松开他,看着他的双眼:“你不是说不想生吗?”

许一霖更为迷茫。

“坤仪说不想生,乾阳不得勉强,在生育这件事上,做主的是坤仪。”

“我从来……没听说这样的规矩。”

荣石道:“这是我订的规矩。”

许一霖感到说不出的感动,好像心被泡在热水里。

他越是这样满目的谢意,荣石越是觉得被刺得疼痛。

荣石正想离开,许一霖又忽然问:“如果有一天标记我的乾阳来找我怎么办?”

荣石只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揉搓了一番,许一霖的善良天真和单纯让人觉得,哪怕自己对他做出丝毫伤害他的事情,自己都是在犯罪。

他艰难地开口:“你就没有想过,我就是那个标记你的乾阳吗?”

许一霖漂亮的眼睛瞬间睁大了,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鹿,无辜而脆弱:“你是吗?”

荣石侧过身,避开他的眼神。

“不是。”荣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敢承认,好像承认了就做了什么无法挽回的错事一样。

“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荣石几乎是落荒而逃,他生怕自己再在房间里多待一秒就会满怀愧疚的把一切事实都招了。

实际上他害怕的是许一霖知道了他之前所做的错事之后,会损坏这一天以来自己在许一霖心目中的美好形象。

好像每一个走上神坛的人,都忍受不了走下来以后得落差。




西医虽然在治病的效果上有些长足的优势,但中医的调养之道是无可替代的。所以医生在确定许一霖身体没有大碍之后,建议荣石应该找个妇科大夫给许一霖调理身体。这事儿倒是不难,承德是前清皇帝专门用来避暑的地方,每一次皇帝来都带了大批的皇亲国戚宫眷妃嫔来,太医院是不可能全搬来了,于是皇家也会征调一些民间的杏林圣手,一来二去,这些人也就有在承德成了家繁衍下来的。

大夫很快就请来了,是个中年的合中——一般医生大夫这种职业,还是合中最为适合,能够在诊治病人的时候能够更为沉着冷静,不为乾阳坤仪的情绪所干扰,但因为合中的生育能力实在低下,不少杏林世家也尝试收纳坤仪,但现实残酷,坤仪数量实在太过稀少,所以在没有子嗣的情况下,通常会选择师徒传承的方式延续家传的医术。

这一位陈大夫便是这样一种情况,他师从承德人称千金圣手的方楚玉,学艺二十余年,名震半个北方,甚至给满洲国皇帝看过病。

他摸了摸许一霖的脉,又看了看许一霖苍白得没有血色的脸,十分温和地问道:“许公子今年多大了?”

许一霖看了看旁边坐着的荣石,看他点了点头才小声的回答:“二十二。”

“那,许公子第一次进入交合期是什么时候?”

陈大夫说得坦然,许一霖却红了脸,声音更小,幸而这里安静,要不然都要听不到了:“就、就上个月吧。”

“一次而已?”

许一霖点点头,他对这方面的事情虽然知之甚少,但至少对发情期还是了解的,他记得他自己母亲的发情期是很固定很规律的,每个月一到那个时候他就会被母亲身边的贴身丫鬟告知不能接近母亲的院子,然后父亲也才会抽出时间去母亲的院子。

陈大夫沉吟了片刻,又问:“那,许公子现在可还腹痛?”

许一霖道:“有时候会,但不是痛,就是感觉到冷。”虽然没有像孩子流掉的时候那样冷到刺骨,只是隐隐的,却又不能忽视,他感觉到冷痛的时候,全身总是无力。

他低头想着,没注意对面荣石内疚的眼神。

陈大夫问了最后一个问题:“许公子落胎到今日,是否还在出血。”

许一霖差点被这个望闻问切无所顾忌的大夫弄崩溃了,不要说他不好意思,荣石对他的回答也是非常在意,这个问题一出,许一霖几乎是立刻感觉到有对面有两束强光打到自己身上来,炽热又复杂,似乎也在催促。

许一霖恨不得把自己埋被子里去:“前几天还蛮多的……现在已经很少了。”




陈大夫问完便说出去写方子,荣石借口去送陈大夫,也跟着出了门。邀陈大夫到书房,便立刻谈起许一霖的病情。

“许公子的身体根基还是不错,至于他说他自小身体虚弱,是因为抑制剂的缘故,长年服用,的确是会伤身的。以后慢慢调养就好。交合期的问题也属正常,等他体内信息数平稳了会慢慢正常起来的。还有就是现在他子宫内血块淤积,宫寒,都是落胎的后遗症。要几味名贵的药材配方子调理。”

陈大夫在纸上写了几笔,荣石接过来看了,分别是麝香、藏红花、红花等等,他点了点头。陈大夫笑道:“这几味药若是在寻常人那里,又是现在这个时期,几乎是难于登天之事,但对于荣大少来说,应当无忧吧。”

荣石看了他一眼,略有些了然,将纸按在他带着红宝石戒指的手掌下,道:“只要能调理好许公子的身体,你要什么药,尽管跟我提,只要我荣石能够搞到的,我一定奉上。”

陈大夫对他拱了拱手:“如此就多谢荣大少了。”说完便去写方子去了,他的名声不是白叫的,不止是方子列得清楚明了,那些药他药店里有哪些需要去搞,暂时没有的用什么药材暂代,还写了食疗药膳的方子和平时的注意事项。

荣石让人拿了一封银元来给陈大夫,陈大夫谢过,临走之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回头对荣石道:“荣大少,许公子既然是从觉醒期就服用抑制剂的,估计不会懂得控制气息,荣大少最好尽快教会他,要不然被其他乾阳闻到,是很容易出事情的。”

因为是假的乾阳所以乾阳的信息素很淡,几乎没有所以不用控制,因为没当过坤仪所以坤仪的信息素不懂得控制和收放,这也就是为什么明明在自己身边,许一霖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标记了的原因。

荣石明白过来,脑子里蓦然转出一个主意来。




荣石为了许一霖的事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荣意都奉命来陪自己的未来的大嫂——什么你说不是?你见过第一次进我家门就是被大哥抱进来还霸占了我哥的房间的坤仪吗?这待遇可是见徐一航都没享受过的,这种情况要是还不是我未来大嫂,我这辈子都不喝咖啡了!

荣树是不被允许进来的,有几次他妄图进去一睹许一霖的庐山真面目,都只跟许一霖打了个照面,连话都没说上一路就被他大哥给赶出来了。

一来二去,他终于怒了:“为什么我姐能见我不能见?!我到底是不是亲啊?!”

不要说荣树,就是荣意也觉得奇怪,如果许一霖是个没有被标记过的坤仪,他大哥防着除了他自己之外的别的乾阳接近许一霖还正常,问题是,许一霖和大哥连孩子都有过了,大哥究竟在防什么呢?

看着弟妹疑惑的眼神,荣石想着也到了跟他们摊牌(找同伙)的时候,便把他们都招到自己书房来,待把门锁好荣石才对他们道:“我问你们,你们要是做了一件错事,又不想让我知道,你们会怎么办。”

荣意有点蒙,一时没说话,荣树傻傻地道:“我做的错事,什么时候能瞒过大哥你啊?”

荣石都懒得看自己这个傻弟弟一眼,看向荣意。后者迟疑着说:“如果要瞒哥的话,我会和其他人串供。”

荣石点了点头,说:“我骗了许一霖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帮我一起瞒他。”

“瞒他什么?”

“我……”虽然做都做了,但坦陈这件蠢事,荣石还是有些说不出来:“许一霖不知道我是标记他的人,而且他问我的时候我……否认了。”

他这样一说,两人都傻了,傻了好一会儿,还是荣意先发现了问题:“他,难道感觉不出来你是他的乾阳吗?”信息素什么的,他都没启动还是坏了?不至于啊,我还能闻得到他身上大哥的味道呢,还很浓郁的。

荣石道:“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大夫,陈大夫说他现在无法控制自身的信息素,在识别方面也不是很灵敏,就跟你十五岁的时候一样混乱,我会教他,但是除了合中和坤仪,我希望不要有乾阳接近他身边——荣意这件事交给你去办。”

荣意点了点头,却还是觉得不妥:“那等哥你教会了他,他不是就就立刻就知道了你就是他的乾阳了吗?”这种事又不难的。

荣石想了想道:“这就是我要安排他在我房间一直住下去的原因。”让许一霖以为他身上有自己的信息素是由于环境的缘故。

“那,万一许公子突然进入发情期呢?”

荣石被问得愣了,久久都说出话。




——————

ps:由于lo主对箭在弦上剧情的暂时不熟悉,我也在补剧中了,但剧中人物我会根据剧情需要让他们复活或者死,这部剧真是太难刷了,华妃凉凉的女主真是个光环和脑洞齐飞的玛丽苏。



评论

热度(552)

  1. Paul犹记春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