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谭赵】有所不为 11

Monte笑嘻嘻:

11.




这是谭宗明第一次亲自打觉醒战,终于有幸见识到琅琊榜OL中最恶心的boss蔺晨。不过和所有真枪实战过了蔺晨的玩家一样,他对蔺晨的印象说不上太好。别的不提,这人在谭宗明的印象里,就一个词——折腾。他也算接了几个跟蔺晨有关的任务了,无非是别人问他,他不说;别人不问,他追着讲。别人找他,他不见;别人不见,他买酒。山下花开,不去看;山中无花,空嗟叹——倒不如实实在在地打一场,叫谭宗明一来二去任务做得来火,没事儿戳他,又神神叨叨的。独自占尽这琅琊山的秀丽景色,老天却也不公得很。




如今真有机会教训教训他,谭宗明不仅有些摩拳擦掌,想来会会这个传说里恶心至极的boss。




一进战场,和以往果然大有不同——蔺晨压根就不在战场里。他和山海不可平站在云雾缭绕的琅琊山顶,身周皆是团团浓雾,只闻雾后水声潺潺。谭宗明不由得集中精神,开了一个少年意气挑衅引战,谁料蔺晨定力好,压根没动静。


赵启平之前在论坛上看了一下攻略,晓得这天气是随机的。有雨雪风雷雾五种,打一轮或者两轮。运气好一轮走,运气差就赶上蔺晨暴走,那就基本上是等着再上琅琊山了。


赵启平早有准备,买了九十九个霹雳火弹用作照明,随手扔了一个出去,又给自己和你爹突然灌了两颗金刚丸,提了一下防。只见游戏中两人通体红光,宛如两个刚出桑拿房的野鸳鸯,着实少儿不宜。


“啊——”游戏里医女一声娇喘,震得赵启平吓了一跳。立即调转视角,在雾里瞧见蔺晨仗剑而立,长身玉立,正在那溪边笑望向他们。




谭宗明二话没说,提刀就上,横刀劈下,只闻金石之声,没有入骨之感,更没有一串可爱的伤害值——没打中。


【你爹突然】:跑来跑去,打不着。




赵启平正郁闷着,看到这个更加郁闷。又丢了两个霹雳火弹,把他们周围都点亮了——依旧啥也没有。没有就没有吧,赵启平抓住机会磕了个大红。蔺晨伤害值高,一剑下来,小半管子血,简直要命。




“男子汉大丈夫躲躲藏藏什么玩意。”赵启平一边找一边骂。


话音未落,蔺晨像是听到了一样,冷不丁又如闪电般劈开迷雾,轻轻巧巧地刺了他一件,好家伙又是小半管子血。赵启平已然无话可说,边加血边在频道里狂敲:“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妈!”


【你爹突然】:打坐




赵启平一愣。


【山海不可平】:那不是等死?


【你爹突然】:你别死


【你爹突然】:等我




谭宗明手速不行,后头半句话还没打完,蔺晨又是一剑刺出,他顾不上打完,直接敲了回车。他的视角一直对着赵启平,蔺晨用剑起码要靠近一个身位,而这正好在医女身边刀客的攻击范围内。他二话没说一个气壮山河,劈得周围气浪翻涌,赵启平有队内伤害豁免,而蔺晨则终于出了点血。




赵启平立即明白了他的用意,立即打坐坐在地上。打坐是所有人都会一个低阶技能,能有微弱地回血,不浪费蓝,对于怪还带着挑衅的附加属性。


【山海不可平】:聪明!




谭宗明坐在电脑前,想象那边的黑眼睛亮了起来,对着电脑夸他聪明,不由笑得满面春风。




就这样,赵启平以身做饵,谭宗明守株待兔,一招一招地砍到红血。说来也懒,制作组大概懒得给他做别的表情,每次被砍伤,这家伙还是笑嘻嘻的,似乎还越笑越开心,巴不得早死一般。战场环境诡异,叫人看着心里犯怵,总觉得这人精神不太正常。




【山海不可平】:红血了


这句话刚一打完,血脆如医女,就被蔺晨一招羿射九日秒杀了。那人白衣猎猎,立于血光之中,笑盈盈地望向这里,仿佛一切都是陪你们玩玩。


“卧槽!”赵启平差点砸了鼠标。


谭宗明随身带了九转回魂丹,复活了赵启平,想了想,丢了一枚戒指在地上。


【你爹突然】:拿着




琅琊榜OL有一个创新的地方,即使是战斗中,也可以更换装备——当然,高级玩家很少会带着很多套装备到处招摇,一来怕被马失前蹄地给爆了,二来负重太重,影响角色跳跃。不过既然可以更换装备,那么自然就可以卸下、丢弃和拾取。




蔺晨每次出来的时间太短,红血之后间隔也短,谭宗明手速不快,没法完成攻击和复活两件事,当机立断,丢下九命护戒,叫赵启平拾取。赵启平倒是浑身一震:这家伙未免也太壕了点。过个觉醒对他又没啥好处,咋就这么相信他们这革命友情,我拿了戒指跑呢?大哥你知道九命护戒的市价么?




【你爹突然】:捡


赵启平见他如此坚决,一个翻滚到护戒边上,拾取、装备。刚一带上,蔺晨又是一剑刺出,他毫无疑问地死了,又在护戒的帮助下复活了。谭宗明则抓住机会补上一刀,蔺晨在他那一刀里开心地笑。




如此七次,蔺晨终于只剩最后一层血皮,赵启平在电脑前已经激动地要跳起来,忽然间浓雾尽散,电闪雷鸣。谭宗明老人家,神经衰弱,一把扯了耳机,皱起眉头。赵启平心里有个极不安的念头,沸水泡一样翻腾。




系统提示:雨天路滑,注意不要掉下山崖哦~




赵启平:“卧槽!”


谭宗明:“唉……”




蔺晨暴走了。换天气了,第二场开始。




赵启平忽然认真地考虑起他是不是和土豪同志八字不合,怎么这么倒霉的事儿都叫他们碰上了。九命护戒只剩下最后一条命,正常的蔺晨都把他们玩得够呛,暴走的蔺晨就凭他们俩这操作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shit,浪费一个极品神装居然还没过,丢人。”赵启平已经开始考虑起要不要去收一个九命护戒感谢一下人家,毕竟好好一个琅琊神器,被他消耗到只剩一条命,还没过觉醒任务,简直是暴殄天物。实在买不到,就买个别的神器意思意思吧,不过土豪同志有钱,应该不会介意一点儿差价……等等……你干嘛??




黑衣蔺晨站在雨里,长剑已不知去了何处,手中一把血红的短刀,一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骇人气势。刀光劈开雨夜,直向他们迎面杀来。赵启平一副我自横刀问天笑的坦然——反正打不过,土豪兄弟却上了一个身先士卒的低阶技能给自己提了速,向着蔺晨冲了上去。他压根不是蔺晨的对手,即使有琅琊套的加持,黑衣蔺晨反手一刀,他如同一根会说话的萝卜一样被砍得嗷嗷直叫,毫无还手之力。




谭宗明压根就没想还手,他只想丢一个缚仙索出去。




缚仙索是一个用来减速的中高阶辅助用具,原理很简单,两个人同进退,一般是队伍里的MT用来拖boss速度的,把两个人拴在一起,控制boss不要满场乱突,搞到OT就难办了。谭宗明游戏打得太少,没什么思维定式,对于道具的认识全部来源于游戏介绍,介绍说了又什么功能,就有什么功能,至于一般是用来做什么,那是别人的玩法,谭宗明从来物尽其用。


对于蔺晨这种顶级boss,缚仙索的作用时间是10秒,不过仅仅十秒已经够了。




大无畏等死的医女就这样站在雨里,望着那个刀客拽着缚仙索,发狂一般往悬崖边跑,拽着黑衣的蔺晨,一起跳进深渊。




战斗胜利!




赵启平盯着屏幕上四个大字,忽然连一句“卧槽”也说不出。




由于战斗结束时谭宗明没有被复活,他被直接送回了金陵城,这段剧情是赵启平一个人进的。游戏毕竟还是傻瓜的,虽然眼睁睁看着蔺晨坠下了山崖,但游戏总不会允许NPC就这么被打死了,还是照旧算切磋。一脸“刚才的事和我无关”的表情站在重新风和日丽的琅琊山顶,笑吟吟地望着他:“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瞧你似乎是药王谷弟子,想来是心存济世救人之心,我这里有一本银囊药典,送给你,聊表心意吧。”


“多谢阁主。”


“只一点你要记住,三十三天,离恨天最高,四百四病,相思病最苦。你能救得了天下所有人,也救不得一颗伤心。年轻人,莫太执着,执念太深,也便入了魔道。饶是用尽天下所有的药石法术,也再回不了头了……”




赵启平成功进入了每一个过了觉醒试炼的玩家的标准心态:蔺晨是不是特么有毛病。


除此之外,他还有点不一样的感受。


方才那一局的同归于尽实在是死得太过惨烈,他似乎被方才的惊雷震得晃了神,如今才回来,面前这人笑语从容,并肩作战的人却已不见影踪,又听他说些无关痛痒的有的没的,尤其来火。如果能再打,恨不能跟他拼命。


他忽然想到进战前蔺晨说的话,“想一睹武学至境,必得有常人所不能之牺牲”。这就是他所指的牺牲?我靠,玩个游戏还搞这么多干嘛?合着您老人家啥觉醒技能都会,也没见你牺牲个啥啊?一天到晚在这儿虐玩家。




出了任务,打开装备,果然已经多了一本银囊药典。直接打开就多了一个新的觉醒技能,逆天改命。赵启平看了一下技能,确实还称得上好用的觉醒技,牺牲当前生命的50%复活一名死去的队友,并且红蓝全满。




如果能再打一次,我一定复活他。赵启平想。




忽然在装备栏里瞧见那个只剩下一条命的九命护戒,敲开土豪同志的私信框。


【山海不可平】:你在哪儿?


【你爹突然】:金陵


【你爹突然】:我过来




刚打完这句,你爹突然就用飞行符飞了过来,好端端地站在他前头。赵启平把戒指回去,谁料系统突然跳了一条。




系统通知:你爹突然 拒绝了您赠送的九命护戒




【你爹突然】:送出去的戒指,哪有再要回来的道理。




赵启平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口气他莫名其妙地觉得熟悉,又不知到底熟悉在哪儿。似乎太亲近了些,又似乎亲近得过分。左思右想,不知如何是好,赵启平干脆下线了。


一下线就暗叫不好:他会不会以为我跟他客套一下,然后卷着戒指跑了?正犹豫着要不要上线解释清楚,一个skype打过来,是谭宗明。




“怎么了?”赵启平试图让自己从混乱的状态里解脱回现实世界,望着屏幕里的谭宗明道。


“没怎么。”谭宗明倒是一眼就看出他的小赵医生恍恍惚惚,“我想你了。”


赵启平听他如此直接,不由得一怔,顿了顿方笑道:“我也想你。你最近怎么样?”


“斗智斗勇,心累。”谭宗明不愿与他多谈工作,“刚才干嘛呢?看你一脸傻兮兮的,睡不够啊?”


“打游戏来着。我还年轻呢,生龙活虎的,哪儿会睡不够。”赵启平笑了,“老谭同志,倒是你要保重身体啊。”


“身体要注意,保重就不必了。”谭宗明拍了拍肚子,“我最近瘦了,你看出来了么?”


“镜头会让人变胖。”赵启平左看右看,得出了结论。


“赵医生这样说我可伤心了。”谭宗明笑道。




你能救得了天下所有人,也救不得一颗伤心。赵启平忽然想起蔺晨那句神神叨叨的话。


鬼使神差地,补了一句:“可我喜欢就行。”




赵启平是标准的矛盾人格,行动奔放,言语别扭。话一出口,觉得满脑子都是润滑剂,实在露骨,定叫对面一顿笑话。他面上不显,心里肯定美上天去了。不能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关了Skype。抓着谭宗明喝过的那个马克杯,又是一番心烦意乱。


叮——


他有一封新邮件:




很好啊,这么坦荡,我也喜欢。



评论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