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谭赵】有所不为 18

Monte笑嘻嘻:

18.




谭宗明医院和公司两头跑,母亲说老头子在他不在的时候醒过来几次,不过很不巧,他回来也就睡着了。父亲生病的消息他没瞒着股东——瞒也瞒不住,委婉转达了医院对于过于频繁探望的不满后,他重新宣布了对马丁的任命。盛宣不是上市公司,谭宗明的压力比某位致力于在微博上挂与大股东战斗史的CEO要小,32.4%的控股让他较最近焦头烂额的那几位要轻松些。回国前他就选好了一家医药集团壳公司,业务增长缓慢,管理滞后,盈利水平微薄,这是第一步。马丁精简了电商子公司的团队,提拔出一个较为年轻的、有一定创新能力的管理层,也为谭宗明接下来的行动做好了铺垫。


北京那边的朋友给他通过气,年后监管要收紧,盛宣想要借壳上市恐怕不容易,正中谭宗明下怀。他不觉得眼下是盛宣最合适的上市机会,与其之后再停牌重组,不如先做好准备。他只是需要一个说服股东的理由,把钱从过热的房市中拿出来,投入到他需要的医疗行业中。他看中了两个目标,正在洽谈的最后阶段,几乎要和老严住在麦子店。




那天正谈着,进来一溜警察。前些日子抓过一轮,剩下的满座高管面如土色,一个个抓起手机,恨不能火速发个几百封邮件。


谭宗明背景厚,腰杆子硬,缓和气氛地推了一把老严的椅子:“抓他的,嫖娼被朝阳人民举报了。”


“滚。”老严伸长了脖子张望着,又缩回来笑道,“不是咱这个方向,诸位别杯弓蛇影。”


“到底怎么回事?”一高管问道。


“不知道,接着开会?刚才说到哪儿了?”一人定了定神,理了理领带,“等下散会再说吧。”


“带人走了。”老严最是八卦,无心会议,透过会议室的玻璃门,指着外头道,“是个美女。”


这下是真无心开会了,干脆休息,吃了个午饭,八卦已然爆炸性地通过内部邮箱炸裂开。投行这地方,金钱关系从来都比男女关系要清晰。圈子就这么大,睡来睡去就睡到个有妇之夫也不是什么怪事,但是买凶连捅原配7刀确实也是个新闻。晚上回去给领导汇报情况,当然也要让他感受一下我圈之水深火热。




“反正就在我面前把人给带走了,这年头脑袋一热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合着是你们圈的,今天我朋友圈都在刷这个。”赵启平笑了。


“都传到你们朋友圈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北京那给处理的是我大学学长,说是好像中间人搞错了,本来没想买凶杀人的,就是教训一下——当然也确实没杀成就是。”


“所以说,不要乱搞男女关系。”谭宗明笑道。


“哈哈,怕我找个小姑娘,人家找人捅你?”


“真有小姑娘看上你,我可以去把她抢过来。”谭宗明道,“相比你这个毛头小子,我还是很有优势的。”


“有钱有个屁用,你有我年轻帅气么?我觉得你找人砍小姑娘的可能性比较高。”


“看来你对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还是挺了解的。”谭宗明笑了,“所以啊,不要伤及无辜。”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下午,一起吃个晚饭?”


“外滩新开一扒房,好像评价还挺高的。”


“行,你定个位子,我明儿回来直接过去。”




赵启平挂了电话,本打算和同事出去吃个饭,结果一个胫骨骨折的来复查, 又把这事儿耽搁下了。正打算出门去便利店买个饭团子回来,隔壁儿科钱主任进来,手里拎着一个保温盒。钱主任是看着他长大的,跟他妈金兰姐妹,致力于将她的生命奉献给我国的妇女儿童健康和替赵启平物色适龄未婚上进女青年。这花色的保温盒一看就是出自赵启平母亲的手笔。


“小赵,又不好好吃饭是吧?”钱主任往门口一站,一种久违的班主任驾临感笼罩了赵启平。


“钱阿姨。”赵启平笑着迎上去,“我妈让您监督我啊。”


“吃吧,你妈说都是你爱吃的。”


“谢啦。”赵启平正饿着,二话没说拉过来狼吞虎咽。


“你现在还毛头小伙子,不知冷暖的,就得要个厉害的管着你。”


“没用。”赵启平在碗里挑挑拣拣。这哪儿是他爱吃的,明明是他妈要他爱吃的。一股猪肝味,难吃,“我现在对象就很厉害,那也管不了我。”


“你真处朋友啦,跟我说说,干什么的?长什么样?有照片么?”


“看看看,我一说就这样,那我还信您不告诉我妈啊。”赵启平撇了撇嘴,笑道。


“嘿你这小家伙……”


“上午我听隔壁鬼哭狼嚎的,怎么回事?”赵启平把话岔开。


“小孩儿肚子疼,不配合,家长也是,就一个劲训,训完孩子训医生护士,也不知道哪儿那么大火气。”钱主任摇了摇头。


“小孩儿生病,难免激动吧。”


“谁说不是呢,为人父母的,关心则乱。”钱主任点点头,“我先回去了,那边脱不开人,小张年轻,估计家长瞧不上要欺负她。”


“都博士了,还瞧不上。”


“人家哪儿想那么多,不都嫌年轻没经验么,啥头疼脑热都挂专家号。”钱主任叹了一口气,“碗你晚上带回家给你妈啊。”


“行,知道了。”




周六赵启平坐上午那半天,下午他打算稍微早点走,回家洗个澡刮个胡子,换个衣服。在医院不能用香水,他也习惯了一股医院酒精味,一直都没注意。直到那天做完一个手术谭宗明来接他,坐进这里。谭宗明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说什么,只问他手术顺利不顺利。他在后视镜里瞧见他的神情,第二天出门收拾的时候,往包里放了一瓶随身的橘绿。谭宗明看在眼里,笑了笑:“其实没什么,闻着挺干净的。”


“你不太喜欢的样子。”


“之前倒没有,那天正好叫我想起我爸病房门口的味道——不是你的缘故。”


“这个味道怎么样?”赵启平拉开包,给他瞧。


谭宗明扫了一眼青绿的小瓶子:“清醒、温柔、一尘不染。”




“我快到上海了。”桌子上手机一跳,打开来是谭宗明的一条微信。


“不见不散。”




敲完这句话,赵启平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锁屏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年轻医生有年轻医生的好处,人家不信你,专家号都排到死了,他还是闲得坐班,一天能看小半本书。


隔壁又开始骂骂咧咧的——老有这种着急上火除他儿子以外无一是人的家伙。赵启平不禁心疼起钱主任这暴脾气,对老公对儿子对他这个好姐妹的干儿子,无不耳提面命,半辈子似水柔情都奉献给了这种着急上火的家长。听了一会儿似乎不对劲,赵启平跳起来,跑出去,冲到隔壁。还没到,只见跑出一个血人,迎面撞上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那血人挣扎着站起来往走廊里跑大喊救命。里头跟出一个干瘦的男人,手里亮着刀,一脸凶神恶煞,追着血人跑去。


“给我站住!”赵启平二话没说追了上去,回头冲着吓傻了的小护士大喊,“报警。”




他体侧一般,不过年轻人爱漂亮,一周一两次健身房还是去的,没多远就在拐角截下那瘦子。那家伙怕是疯了,竟然挥着刀砍过来。赵启平身手灵活,躲过一刺,抓起边上拖车上一个铁托盘,猛敲瘦子的手,谁料那人恶向胆边生,不但不避,反挥刀迎上。两相迎击,击落了刀,在赵启平腿上划了不深不浅的一刀。


“靠!”赵启平吃痛,手上更没轻重。这人没了武器,又瘦小,不是赵启平的对手,被他捏住后颈往地上一掼,咚得一声就昏了过去。赵启平也不客气,指挥问询而来的保安把他给绑了,自己跑到换药室,叫人给包扎了,出来毫不示弱地蹬着已经醒过来被绑着的凶徒,自觉颇有几分少年英雄气概,晚上回去得和谭宗明吹嘘一番。


再然后警察叔叔和院领导一起到了,一并拉回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才想起来该给谭宗明打个电话,结果发现手机还在办公室里。


录完笔录一出门就瞧见跟院长大人一起站在外头的父亲,难得的一脸严肃,看来真要拿出点一家之长的威风来。赵启平只得规规矩矩有口无心地认错,只盼能早日解脱,直奔外滩。




“什么东西?你还要出去?你妈都急死了!跟我回去!”


“不是我跟人约好了……”


“约好了……打个电话不会啊,家里都担心死了!小兔崽子有没有良心!”


“不是……那行那行,你手机借我用下。”


“干嘛?”


“我手机忘办公室了,直接过来的,我给人打个电话不行啊。”赵启平这人娇生惯养,受了伤在老爹面前忍不住耍娇卖横,什么都来。


“打,我叫辆车。”




“喂?”赵启平一瘸一拐地走开几步,“我……我今儿有点事儿,没去成,改天吧。”


“嗯。”


“你不会一直在等吧。”赵启平看了看天色,有点儿心虚。


“等了一会儿,打你电话也不接,想你忽然有手术,就自己吃了回来了——你电话怎么了?这号码我不认识。”


“哦,我爹的电话。我今儿回家一趟,你别等我了。”


“行吧。早点休息。”


“恩行,你也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回头看见老爹一脸狐疑:“女朋友啊?”


“啊……”赵启平含混道。


“没良心啊。”老赵医生一脸“此时有子不如无”的表情,“快点上车。”


“诶……哎呦!”赵启平动作一快牵动伤口。


“慢点走路不会啊!”老赵医生立即跑过来扶着儿子,“不省心。”




谭宗明挂了电话,看了一眼服务生,示意他过来,叫他拿菜单过来,挑来拣去随便吃了点,开车去了医院。到医院的时候,父亲坐在病床上,母亲坐在病床边的沙发上,一起在看母亲喜欢的婆媳电视剧。


“回来啦。”母亲站起来,“顺利么?”


“顺利。”


“你爸正好今天也有精神,陪我看电视,下午还自己出去转了,我回来没瞧见人,吓了一跳。”


“给我们削点水果来吧。”父亲看了她一眼。




病房里有卫生间,她却说水龙头不好用,拿着水果去外头公用的洗,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好说话的机会。父子皆承她的情,这次谈话无比顺遂。


“你妈跟我说了,行吧,你先做着,做不下去了再说。”


“谢谢。”


“今天下午我见到那个小家伙了。”


“你去找他了?”谭宗明皱起了眉头,“我不喜欢这样。”


“我知道你不喜欢,所以我也没去找他。”


“谢谢。”


“那小家伙啊,漂亮。”父亲笑了笑,“就是沉不住气。”


“还年轻呢,日子还长。”谭宗明松了一口气,也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