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触碰则死 19

lilee:




糟剧情开始

 

19.

 

方孟韦素来是个说话算话的,从那之后,除了每日去看赵华嘉,为带他出行做准备,就是跟王大勇他们混在一起,真的离杜见锋远远的。


旁人看着架势觉着不对劲,但是没人敢问,只有毛利民往枪口上撞,直愣愣地跑去问杜见锋是不是又吵架了,被骂了出来。


王大勇他们几个站在远处看笑话,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方孟韦也在其列。


杜见锋立在门里,望着毛利民和他们几个打嘴仗,小孩儿在午后明亮的阳光下笑眯了眼睛,张大嘴盒盒盒地傻乐,看见毛利民冲过来揍他们,继续咧着嘴灵巧地翻到栅栏的另一边,逃进卫生连里。


他倚在门边,叉着腰,不自觉地跟着小孩儿一起咧嘴。


没几天,杜见锋就突然忙了起来,即便方孟韦不刻意避开他,他们也不常碰的上面。


王大勇倒是兴奋起来,说是突发战况,他们有了作战任务,有时被拉去开会,方孟韦就找个土坡,一躺就是整个下午。


这天,他从土坡上爬下来,路过水洼还清洗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头发还半湿着,夕阳照得人暖暖的。


杜见锋坐在他的屋里等他。


方孟韦进门有点惊讶:“你怎么在这儿?”


杜见锋一副这军营都是老子,老子怎么不能在这儿的样子,抬手看了看时间,说:“赵同学那边已经准备好了,你收拾一下,今晚就走。”


方孟韦皱眉:“出什么事了?”


“要开战了,你留在这儿不方便。”杜见锋站起来去拿方孟韦的东西。


方孟韦拦住他:“我留在这儿怎么就不方便了?我也是军人,有军衔的。”


杜见锋不理他,把他的东西都拿出来堆在床上,然后四处找他的箱子。


方孟韦扯着他,绊手绊脚的。


杜见锋被他缠得不行,转头瞪他:“可是你自己答应的,一个爷们怎么还他娘的反悔?”


方孟韦冷冷地说:“我说两周之后就走,你也是答应的,现在两周还没到,我为什么要走?”


他拿出箱子,坐在自己的身下:“请你给我讲讲,到底怎么回事?”


战区对面的日军有动静,而且是大动静,队伍已经朝201旅开进了。


不能撤离吗?


当然不能,201旅身后就是县城,城里还有山上都储存了今冬的粮食,如果他们撤离了,不仅县城要遭殃,最糟糕

的是这样的灾年,百姓和附近军队的救命都要被掠走。


方孟韦想了想,问道:“日军这么大的阵仗,不会仅仅是为了抢粮食,吞了你们一个旅的兵力吧?”


杜见锋抬手揉揉他的头发,被拍开:“他们指望许昌派兵来救我们。”


方孟韦记忆力极好,瞬间就想起整张河南地图:“他们还是觊觎许昌,为了拿下郑州布局。”


杜见锋叹道:“聪明。”他拉着方孟韦起来,“明天一早,我们就要退守县城,已经跟蒋鼎文发了电报,会有增援的。”


方孟韦点点头:“既然如此,我留下来帮忙,直到危机解除。”


“这事儿用不着你,赶紧走!”杜见锋扯着他往外走,被方孟韦按住肩膀要扭他的手臂,他撤了一步,反手推方孟韦的手肘,两下分开。


方孟韦挑衅地笑笑:“我认为我还挺有用的。”


杜见锋突然火冒三丈,咆哮起来:“老子叫你滚!你他娘的听不懂吗?滚!!!”


俊秀的青年没有恼火,他的腰背是极挺的,眼神平静而清澈,轻轻地笼着面前高大的男人。


“杜见锋,”他叫他的名字,语气坚定:“这种时候,我想跟你在一起。”


杜见锋不再说话,绕过他走到门口,把门狠狠地摔上。


方孟韦闭上眼睛,没想到被人猛地从背后抱起来,他一惊想要转身,却被压在墙壁上,熟悉的热度紧紧地贴着自己,声音是自己最喜欢的,低沉有力:“小孩儿......小孩儿......”


男人激动地喘息,大手在他身上用力的抚摸:“我不敢......不敢碰你、摸你,你会恨我的。”


方孟韦在炽热的怀抱里险些融化,他奋力挣扎,终于转过身面对他,还没开口,男人的嘴唇就磕过来,吻带着宿命般的疼痛与血腥切断了他的理智,他顺从的张开嘴,用笨拙的热情迎接笨拙的热情。


杜见锋的吻铺天盖地,像一张包含日月星辰的大网,一旦被网罗住,便是滚烫炫目,便是失重沉沦。


拥抱用力到令人疼痛又着迷,亲吻的间隙是絮絮呢喃:


......心里满满的都是你,涨得难受......


......你一靠近,心就乱跳......


......想把你关起来......


......不碰你不摸你好像会死一样,碰你、摸你也好像会死一样,但是死得值......


......看见你就心痒痒,怎么也止不住,非得你来挠挠......


 

方孟韦勇敢地回吻,额头抵着杜见锋的额头傻笑,他的语言功能已经丧失,只会反反复复地咏叹三个字:“杜见锋......杜见锋......杜见锋......”


天色渐晚,屋里陷入黑暗,杜见锋揽着人,借了浅淡的月光低头数方孟韦的睫毛,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有婚约。”


方孟韦嗯了一声,没有动。


“你不生气?”


“我在等你往下说因由,你三十二岁,别说有婚约了,就是结过婚也是正常。”方孟韦就像是露出软毛的小兽,睁着晶亮的眼睛看他,目光是信任和沉迷。


“老长官给我作的主,婚书还在我手里,十一年了,人再也没见过。当时听说她就不愿意,现在应该早就嫁人了。”


“要是没嫁人,你要怎么办?”方孟韦从椅子上直起身子,承受两个成年人体重的木椅发出一声响。


杜见锋抓着他的手,仔细地亲他的指头:“要是找得到,就给她一笔钱,还能怎么办?可不敢带回来,家里有个大醋坛。”


方孟韦眨眨眼睛,反应慢了半拍,就听杜见锋接着说:“连去马三爷那儿吃个饭都要醋,怎么敢再惹别的来。”
他气得去掐男人的脖子。


闹了一阵,方孟韦突然想了想:“你说蒋鼎文会派兵增援你?”


杜见锋没想到他突然说这个,只好点点头。


“可是,日军这么大的动作,不可能不安排兵力阻击援军啊?”


杜见锋不说话。


方孟韦推开他站了起来:“你什么意思?目前的形势应该十分险峻,你却说的轻描淡写,这一仗,你明明就是......九死一生。”


这是毛利民来敲门:“旅座,都一个小时,啥话还没说完啊,小方该走了。”


杜见锋说:“好。”


方孟韦怒目而视:“你混蛋!”


杜见锋不理他,把门打开,对毛利民说:“叫几个人过来,送小孩儿走!”


“我不走!”


凄厉的声音吓了毛利民一跳,他看向杜见锋。


杜见锋抱着手臂说:“愣着干什么,老子说话当放屁呢?”


毛利民喊了几个人过来,里面还有王大勇。


“把他送走。”杜见锋说。


方孟韦阴着脸,厉声道:“你们敢?!”


大家都知道他的身手,要想强行制住他,必然要费好大的功夫,恐怕也是手脚无情难免伤人。


杜见锋吼道:“这他娘的是老子的军营,你们是老子的兵,是老子说了算!一个半大小子就反天了?都他娘的愣着干什么,动手!”


这些人面对方孟韦难免束手束脚,缠斗了半晌,双方都挂了彩,还是制不住他,迫得杜见锋亲自动了手,卸了他一条胳膊,将人捆了,才消停下来。


方孟韦红着眼睛,包了两包泪,倔强地不肯流下来,只是一字一顿地说:“杜见锋,你要是这么送我走了,我不会原谅你,绝不原谅你!”


杜见锋仔仔细细地看他,语气冷酷:“那就好好活着,活得越长,你就有的是时间不原谅我。”然后叮嘱保护的人:“胳膊一会儿给他接上,别落了毛病。”


再也没有看方孟韦一眼,转身回了营房。


毛利民出来送了送,没成想会闹成这样,一时无话。


方孟韦当夜就发了高烧,连着梦魇,赶了几天的路,人都瘦脱像了,就算从河南回了重庆,这么多时日,依旧清瘦,也再没圆润回来。

 

 

评论

热度(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