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楼诚】朱槿哥哥(一发完)

大哥眼里有星星:

warning:情爱描写




食用说明:


1.此为小盘子和十三位太太的庆春节主题接力联文,主题《换个地方谈恋爱》


也就是不同CP在不同地方的故事~


本篇为楼诚的独立故事,地点选了南宁


2.发文规则,请在标题下加上食用说明,并在文末艾特下一位发文者。


3.一天一文,CP是楼诚衍生任意组合,文风不定,但保证一定HE。


4.将于元宵节放出全主题合集链结。


5.食用前请详阅此说明,并确认CP是否为您所爱,再行食用。敬祝您食用愉快。




(下为正文)




1.


院子里最受欢迎的年货,就是阿诚先生做的朱槿花糕。


刚蒸出来的朱槿花糕热气腾腾,绵密弹滑,清香扑鼻。


阿诚提着篮子挨家挨户的去送,每年都送。


人生的好看,为人谦逊和蔼,糕点又可口,长辈平辈都很喜欢他,小孩子也争相要牵他的手,一口一个“朱槿哥哥”的叫。






2.


这是阿诚只身来到邕城的第三年,也是抗战胜利后的第一个春节。


大街小巷,牌楼彩车,张灯挂福,花开满城,好不喜庆。


阿诚今天特别开心。


前几日在院子里摘的新鲜朱槿花,晒干捣碎,制成鲜红的朱槿花糕,像一块块晶莹通透的红水晶。


阿诚把花糕整齐的码在牛皮纸里包好,再用细麻绳捆上,放在篮子里。






3.


这个四季如春的南方小城盛产扶桑,当地把这种花叫做朱槿。


阿诚爱这种花爱到极致。


当地人都不太懂,只说花味清淡几不可闻,又不鲜见,价值平平。


阿诚只笑笑说:爱花有道,见之如见故人。






4.


阿诚对味道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执念和敏感,尤其是明楼怀里的味道。


第一次闻到这味道是九岁。


他当时已经被养母虐待将近五年,逃出来时剩下半条命,晕倒在明楼学校门前,几乎没有意识。


只记得陷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柔软的棉质衬衫和热热的体温包裹着他,属于年轻男性的荷尔蒙与洁净的衣物香气,让阿诚宛如再次眠于襁褓,外面的狂风暴雨好似与他再无关联。






5.


小阿诚刚刚进明家时,脱下来的鞋子在手里提溜了半天不知往哪放,小手里明明没有空位,却还手忙脚乱的想去给明楼脱鞋。


明楼见他战战兢兢的样子,弯腰去把他抱进屋里,一边伸出手指戳戳他紧绷的小脸,一边笑着说:


阿诚,你记住,现在起你不是下人,你姓明,是我的弟弟。


小阿诚似懂非懂的看明楼的眼睛,却没有再追问。


这个自称“哥哥”的人,他的怀抱让自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安。






6.


明家情趣多,喜欢看戏看电影,大姐抱明台,明楼牵阿诚。


明台看戏很兴奋,喜欢抓着大姐“这是什么,那是什么”;阿诚就很安静的看,只有那黑葡萄似的眼睛,盯着舞台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目不转睛。


明楼看着欣慰又心疼,就把手伸过去把他揽在怀里,轻声说:


不懂,可以问。没人会怪你。






7.


有次阿诚白天上学打瞌睡被告到了家里,明楼什么也没说,只在阿诚晚上缩在被子里满脸泪痕的时候拉开被子,说了句“桂姨已经走了,别怕”,然后把他打横抱了起来,让他睡在自己身边。


刚开始阿诚还只敢靠在床边,还是很难入睡。


明楼就把他的小身子往怀里揽,明楼怀里热热的,阿诚一下子就睡着了。


再后来就学会了主动往他怀里滚,一天天睡得好了,吃的也好,就愈发抽条长高了起来。






阿诚住了洋房吃西餐,喝到了汽水、果汁这些“洋饮料”。


但他觉得,明楼的眼睛和他身上的气息,才是他遇到过最好最美的“西洋景”。






----------------------------------------






8.


阿诚先生送糕点的第一家,有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小男孩看到糕点眼神亮晶晶的,伸手就去拿了好几块塞在怀里。


男孩的爷爷怕他吃了零食不吃饭,蹲下来好说歹劝的也没成功。


阿诚低头笑着摸摸男孩的脸,“只能吃一块,甜食长肥肉,不长肌肉,身体弱了,可没法保家卫国。”






9.


男孩怔怔的望着他,乖乖的把糕点放回篮子里。


“看你年纪不大,怎么那么会教孩子。”男孩爷爷疑惑。


“因为也有人这样教我啊。”


阿诚笑,他想起了大姐教他和明台,男子汉要顶天立地,不许低三下四的说话。


又想起了在巴黎时,王天风说他“可不像仆人,有温驯,无谦卑”。


然后明楼一脸臭屁的回应:“那当然。跟着我,起步高。”






10.


在阿诚到了巴黎念中学以后,明楼就不再抱他了。


有次阿诚在客厅画画不小心把调色盘撒了,打趣的嘟囔了句“吓得魂儿都飞了”。


在一旁看报纸的明楼义正言辞道:你没有魂儿。


阿诚瞪大了眼睛看自己的哥哥。


明楼看了看他,表情没变:我的小阿诚就是魂儿,只不过有了个套着魂儿的身。


阿诚还是似懂非懂,明楼点了点他的鼻子:该学会独立思考了。






11.


“独立思考”,阿诚学得很快也学得很好,以至于被“烟缸”发展,明楼都没有察觉。


虽然明楼不再抱他,可阿诚依旧迷恋明楼身上的味道。


堂兄明堂交代他选修化学,给自家产业学习调香,他就忍不住带了点儿私心,把试剂带回来,在家里鼓捣。


有次刚好大功告成,阿诚激动的拾掇了正要装瓶,却被大哥撞见。


阿诚想把东西往身后藏,明楼只笑笑:阿诚这是有爱慕之人了?


闻言阿诚一脸通红,犹豫半晌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明楼笑的更深,继续追问:这香可有名字?


阿诚看了看明楼的眼睛,很快的回答:“春水”。






12.


阿诚的意思,明楼不是一点也没察觉。


以至于在他发现,阿诚已经和自己走上同一条路时,内心的炸裂感比阿诚更甚。


阿诚去伏龙芝的前一夜两人久久对峙,直到听到明楼说出“我会请示南方局,把你调到我身边工作”,阿诚才松了半口气。


他眼里噙着泪,脸颊却扑红。此次一去,吉凶难断,有些话如鼓点般擂着他的胸口就要破壁而出。


“现在还不是时候!”明楼皱着眉喝斥,眼里有汪阿诚琢磨不透的深深湖水。


然后这湖水一点点荡漾开来:“我等你学成归来。”






----------------------------------------






13.


阿诚送糕点的第二家,那小女孩和刚进明家的阿诚一般大。


她从阿诚花篮里拿出一朵红花,眼巴巴看着阿诚。


孩子母亲笑了:“阿诚先生,她这是叫你蹲下来呢!”


阿诚以为女孩是想亲他一下,连忙蹲下身。


却见女孩伸出小手把花插在了他左耳上方,然后笑嘻嘻的跑了。


阿诚不解,疑问着看向正掩着嘴笑的女孩母亲。






14.


那温婉的女士解释道:“她是喜欢你呢!朱槿花插左耳上,表示‘我希望有爱人’,插右耳上表示‘我已经有爱人了’。”


见阿诚听得愣愣的,她又补上一句,“小孩子玩儿呢,阿诚先生就别怪罪了。”


阿诚脸微微一热,摆摆手和女孩母亲道了谢。


在她离开后,从左耳上取下了花,插在了右耳朵上。






15.


在莫斯科的日子其实不长,阿诚却觉得时间凝得像西伯利亚常年散不开的积雪。


上午是战术理论,下午团攻防战,晚上还有外语。课程排得溜儿满,到后来阿诚都没时间再给明楼写上一封寄不出去的信。


只能在笔记本上,用冷得满是冻疮的手,写上“早安”、“午安”、“晚安”。






16.


阿诚再次返回巴黎时皮肤已经染成小麦色,明楼在他眉宇间看到了一丝丝熟味儿。


他微微笑着唤他“哥哥”,欣喜得嘴角微微的抽动着。


“时间很长了。现在是不是时候?”他恳求般的问他。


他很深的看到他眼里去,反问他:“你想好了?”


阿诚只是笑得温柔而坚定,伸手抚了抚明楼胸口的布料。




他说:“人之归处,魂之归处。吾兄,即吾乡。”






明楼把他按倒在长绒地毯上亲吻。






我终于属于了你,还是我本就属于你,向你借了我自己,再次交还与你?


他想不明白,也不用明白。






----------------------------------------






17.


朱槿的第一种寓意是,新鲜的恋情。


阿诚从院子的背后绕出去,送下一家。


却也看见勤奋的师傅春节里也在路口挑小担子卖面人,刘关张和三英战吕布惟妙惟肖。


阿诚和那师傅点了点头,就看见他摊子后面,一株株朱瑾开得极妙。


竟然有一个城市,可以四季都开艳红的花。






18.


刚从法兰西回国那阵,为绕开原田熊二的余党,阿诚曾经改了班机,跟着明楼来过邕城。


明楼看见这满城红花,对阿诚说:


“你看这朱槿,叠叠重瓣,亦称‘中华牡丹’。


“赏花应赏‘花上花’,做人但求‘人上人’”。


“知道了,先生。”阿诚笑着点头,他知道大哥讲究,但并非穷讲究,他口中的“人上人”,并非达官显贵,只求宁折不弯。






19.


当时邕城尚未沦陷,阿诚爱极了这花开满城,四季如春。


当地人都说朱瑾花淡而无味,他却在花蕊中嗅出了明楼的味道来。


花开常年,四季常开。


明楼却已预感到桂越国际交通运输线对日军的利用价值。


他叹了口气,“南宁,不日亦将难宁。”


阿诚知道明楼总是习惯性的多想,也就笑笑没有回应。






20.


在上海的日子虽然步步惊险,他却也未曾想过,再次的分别会这么早到来。


“我们很有可能……暴露了。”阿诚直直的站着,握紧的拳头还在颤抖,指甲戳的手心发红。


“镇定。”明楼没有任何动作,眼神却示意阿诚不要乱了阵脚。“我们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说话,就说明他们还没有掌握证据。”


“那,大哥,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大哥,是唯一一个让他可以卸下防备,展现出脆弱的人。


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让他问出“怎么办”的人。






21.


“毒蝎”在北平被奸人陷害暴露行踪,案件被翻,当年行刑的阿诚难逃其责。


明楼再施苦肉计,做了最周全的安排,让阿诚转移。


在看到转移的目的地时,阿诚才瞬间明白,明楼不做没有目的的事,他做一件事必须达到两个以上的目的。


就连他们当年绕道邕城,明楼也为今日之离别做好了铺垫。






22.


“我不能走,不能留下你一个人!”阿诚深知自己是明楼的唯一支柱,若自己也撤离,明楼将一人深陷多方势力的周旋中难以自保。


“好不容易撇清关系,你留下或者我也离开,我们两个都得死,还会连累同胞。”


阿诚眼中的明楼,永远是那么清醒,他爱,亦恨他这种清醒。






23.


在他被推上火车的那一刻,他在明楼口中听到了一句话。


诚啊,从我遇见你那刻起,我们就是同一个人,我永远在你身边。






阿诚想起了朱槿花的第二种寓意,永葆清新。






----------------------------------------






24.


师傅拿了他的朱瑾花糕,嚷嚷着不好意思,一定要给他送自己手写的对联。


阿诚道了声谢,把对联放进已经送空了的篮子里,然后就回家做大扫除。


“南风天”这种奇景还真只在南方有,阿诚撸起袖子干活竟出了一身的汗。


阿诚用朱瑾花干泡的水来洒地上的尘土。






25.


特殊时期,没有化学试剂,他就用朱瑾花来试调“春水”。


家里扫干净了,阿诚就搬来小马扎,拿来自己做的窗花和纸糊灯笼挂上。


刚要坐下,突然想起来什么,到房里拿来两根红烛,在桌上点上,再放上两朵朱瑾花。






26.


然后剩下的只有等待。


时间并不漫长,直到那不大的叩门声,在轰隆隆的爆竹声中格外醒目的敲进阿诚的脑子里。


阿诚起身开门,脚步凌乱而急切。


那人像他带来的光线一样从屋外照了进来,看着他,笑得眼角褶子一片一片的。


他身上沾着风尘仆仆的凝露,给了他一个相隔千山万水的拥抱。






27.


“新年快乐,阿诚。”


“新年快乐,大哥。”






28.


“今望南宁,难(四声)犹可宁。”


那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想得很多很多;他也和以前一样,爱他很多很多。




29.


阿诚笑着问他:


“我住的院子可好?我送糕点,大家都叫我朱瑾哥哥。不知道其实你,才是我的朱瑾哥哥。”


见明楼眯眼笑的开心,阿诚就闹着要给他唱刚刚学会的桂剧,那人却说:


“这屋子被你弄的,知道的觉得是新年装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洞房花烛呢。”


阿诚只是笑,一边唱一边邀请明楼一起来贴春联。


两人往篮子里的春联望了望,上面写着:




“有情自有新天地


风调雨顺好归家”。




(全文完)






小盘子的废话:


地点选择了南宁是因为私心,在那里读了7年书,留下许多回忆。


朱槿花是南宁市的市花,常年长开,红彤彤明艳艳的像初生的太阳。


也像大哥一样不衰不败,永远照耀着阿诚啊~(笑)




很开心带着楼诚和大家一起过春节,也很开心参与了这次春节联文活动!


大家都写得太棒了,暗戳戳表白一记!


下一位是 @萤火不温风  太太压轴拉,敬请期待~

评论

热度(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