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杜方】湿了裤子

夏日一吼吼: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流水




这两天感冒,然后一到写文的时候就感觉开始发烧。大概是写文写到HIGH了吧哈哈哈。


这两天写的都是少年欺凌事件,有点上瘾。(欺负了赵启平又来欺负方孟韦,活该发烧……




OOC





1


校园暴力其实很常见。被欺负的孩子一般符合如下几点:家庭出身不好,长相丑陋,不合群,智商有缺陷。这样的孩子本身都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自卑,所以即便受了欺负也不会反抗的很剧烈,这也便成了大家乐于欺负他的一个原因。


然而仁景初中初一的学生们最爱欺负的人,完全不符合被欺负的标准。他家庭条件好,父亲是银行行长,皮肤白净,眉目清秀,别人找他帮忙都是有求必应,学习成绩第一,还是班长。明明这种配置的孩子在学校都应该是被巴结的对象,没想到这位叫做方孟韦的少年却总是被欺负。


方孟韦从小受父亲的影响,为人低调,这些事情一般能忍则忍。而他的同学们却把他的忍耐当成了他的软弱,更是变本加厉的欺负他。开学还不到一个月,方孟韦就已经每天都要模仿四种不同的笔迹写四份作业。班级值日也是他基本包揽了全部。有时候桌面上一层粉笔灰,饭盒里有粉笔头,文具盒里有毛毛虫。


方孟韦自己心里也明白不能让这种事情再变本加厉的继续下去了,心里暗暗的打算着怎么跟父亲提转学的想法。


 


2


这天,方孟韦来到学校,发现值日已经被做好了,没有人把抹布甩在他脸上让他去擦黑板。作业也都整整齐齐的交在他桌子上,一本不缺,不用再求爷爷告奶奶的收齐所有作业本。桌子上干干净净,课本没被乱画,椅子腿没被截短。一切都正常的特别反常。


直到下课方孟韦去厕所,才明白今天他“亲爱的同学们”打算换一种方法整他——不许他上厕所。


每层楼的男厕所都有班级的五个男孩子守着,就是不让方孟韦进去。整栋楼都跑了一遍,上课铃也响了。


方孟韦特别后悔今天早上贪嘴,比往常多喝了半杯牛奶。课上到一半,方孟韦实在是忍不住了,举手跟老师请假说要去厕所。没想到他刚说完,班里的另外两个学生立刻也跟着请假。老师看着那两个学生说你们俩起什么哄啊!这两个学生一唱一和的回嘴,凭什么好学生去厕所就可以,我们就得憋着啊?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放屁,老师您也太偏心眼儿了吧!老师没有办法,只得也准了这两个学生的假。


三个人一起出了教室,方孟韦心说这个厕所可能又上不成了,干脆拼一把,撒腿便往楼上跑。只要比他们速度快一些冲进厕所把门锁上,他们就拦不住自己了。


没想到都冲到厕所门口了,其中一个学生来了个飞身一扑,把方孟韦压倒在了厕所门口,另一个学生赶忙冲过去堵住了厕所门。


“呦,大班长,跟咱比速度啊!”扑到方孟韦的人爬了起来坐在方孟韦身上,


“你可没料到咱还会这招饿虎扑食吧!”


“说好了今天一天不许班长上厕所的,我们怎么可能让任务毁在我俩手里呢!”堵门的学生说。


“你……让我起来……”方孟韦身上压了个熊似的学生,想起身都难。


“起来干嘛啊,小爷我追你上楼累坏了,现在得坐在这休息一会儿!”


“哎,你休息着,我给你吹个口哨听听~”守门的学生眼珠子一转,顿时有了馊主意。


本来就特别想上厕所,一听这口哨声,方孟韦更是忍不住了,咬紧牙关,整张脸憋得通红。


正在这个时候,方孟韦眼前出现了一双脚。


3


刚升初三的杜见锋从来都是老师眼里的问题学生,迟到早退都是家常便饭了。如果上午杜见锋能出现在班级,那说明这家伙心情还不错。如果是下午三四点才来的,那就绝对不能惹他,惹急了他连老师都敢打。老师们早就放任他了,只求再过一年把这个祖宗送到哪个倒霉的高中去就好了。


今天正赶上杜见锋心情好,才上午第二节课就到了学校。没想到刚走到自己班级的楼层,就遇到了方孟韦他们三个人。


“呦,这是干啥呢?欺负人啊?”杜见锋双手插在裤兜里问道。


“锋哥!”


“锋哥好!”


杜见锋在这个学校里可是出了名的混混,大家都叫他锋哥。这两个学生见到杜见锋连忙问好。


“这小瘦子怎么趴在地上呢?地上多凉啊!小胖子你快起来。”杜见锋今天心情好,打算在进教室之前跟他们玩玩。


“哎哎,我这就起来!”小胖子闻言赶忙从方孟韦身上站起来,只不过双腿还跨在方孟韦身体两侧。


“我说,小瘦子你也赶紧起来吧,趴在人家裤裆底下舒服啊?”杜见锋凉凉的说。


身上没人压着,方孟韦站起了身,狠狠地瞪了杜见锋一眼。


因为憋着尿的缘故,方孟韦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杜见锋就见到这个长相清秀的少年雪白的皮肤透着红色,水汪汪的大眼睛瞪了自己一眼,突然觉得心里好爽。


“呦呵,还瞪老子,你再瞪一眼!”


方孟韦恶狠狠的瞪着杜见锋,杜见锋顿时觉得通体舒畅。


“妈的,犯贱啊!”杜见锋骂了一句。本来是说自己的,却被听到的这两个学生会错了意。


“可不是么锋哥!他就是欠收拾!”小胖说。


“没错!”堵门的学生帮了个腔,又吹起了口哨。


“放屁!老子看你俩才欠收拾!”杜见锋打断了口哨声,吼道。


还没等他们两个反应过来杜见锋是什么意思,就听到方孟韦呜咽了一声蹲在了地上。米色的裤子很快就湿到了裤腿上。


方孟韦的嘴唇被他咬出了血才没让哭声泄出来,然而泪水却毫无阻挡的大滴大滴夺眶而出。


“呦!大班长尿裤子喽!”忘了刚刚杜见锋的态度,小胖子得意忘形的起哄。


“就是啊,都初中生了还尿裤子!丢不丢人啊!羞羞羞!”堵门的也跟着来劲。


方孟韦蹲在地上缩成一团,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


杜见锋见状上去就给了两个学生一人一个大嘴巴,


“敢他妈把这件事泄露出去,老子让你们横着出这个校门!听到没有!”


两个人被突然的耳光打傻了,点头如同捣蒜。


杜见锋不顾方孟韦的反抗,抱起他就往学校外面冲。


 


4


其实杜见锋也不知道要去哪,只是想赶快带着这个少年离开学校。校门口不远处有一条小河,杜见锋一口气冲到了河边才把方孟韦放下。


方孟韦不愿让人看到自己尿了裤子的窘态,被放下以后死都不肯站起来。


“哎我说,没事了,这没有人。”杜见锋冲着他说。


“谢谢你啊。”方孟韦冲杜见锋说了一句。


“没事。那帮王八蛋欺人太甚,老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方孟韦不再说话,蹲在那里默默地抠石头。杜见锋站在一边看着他,越看就越觉得这个少年的后背好单薄,让人一看就有了想保护的欲望,也不知道他们班级的那群王八蛋为什么偏要欺负他。


“我说,你站起来吧,总这么窝着,裤子也不会干。”


方孟韦不动。


“你是不是觉得丢人啊?没事的,这儿就老子一个人,老子连全过程都看到了,你还怕什么啊!”


方孟韦还是不理他。


“要不老子把你送回家?”


方孟韦就跟听不到他说话似的。杜见锋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搞不定一个人。


站在那又想了一会,杜见锋走过去扛起了方孟韦就把他扔进了河里。


当时是9月末,早晚如秋,中午似夏。河水并没有很凉。


方孟韦被吓得一个激灵,从河水中探出头来冲杜见锋喊,


“你干什么!!”


“这下可好啦!你全身都湿透了,可以回家了吧?就跟你妈说被学校的坏学生推河里去了,你妈哪还分得清裤子是不是尿湿的!”杜见锋在岸上拍手笑着说。


方孟韦默默地爬上案,拧了拧衣服上的水。等都收拾好了,才抬头对着杜见锋说,


“谢谢你啊杜见锋。”


“你知道老子叫啥?”杜见锋惊讶。


“学校里谁不知道大魔头杜见锋啊,只不过他们不知道大魔头爱打抱不平。”方孟韦说完,冲杜见锋笑了一下。


完了完了,杜见锋赶忙捂住了心口。心里头就跟有马蜂在拿毒针蛰他似的,又疼又麻的。


“我回家了啊。”方孟韦说着要走。


“哎你等会!”杜见锋急忙拉住了方孟韦的手,方孟韦的手上还有水,握起来湿湿凉凉的,舒服得不得了,杜见锋顾不得捂心口,两只手都握住了方孟韦。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我叫方孟韦。”方孟韦说完想把手抽出来。本来杜见锋握得有些力道,奈何有水,方孟韦的手就像鱼儿一般滑出了杜见锋的手。


“我走了啊!”方孟韦说完冲杜见锋摆摆手,转头回家了。


看着方孟韦的背影,杜见锋把手按在脸上,凉凉的,就像方孟韦的手按在自己脸上似的。


 


5


接下来的一个月,初一的学生们都战战兢兢的。方孟韦自从那天以后就再没来过学校,然而大魔头杜见锋自从那天开始就每天都来他们班巡查。基本上就是先瞄一眼方孟韦今天来没来,然后随手抓住一个学生让他指出来一个欺负过方孟韦的人。指出来了就揍那个人,指不出来自己就要挨顿揍。一个月下来,基本上欺负过方孟韦的男生都被打了一顿,女生都被杜见锋吓哭过。


然而一个月了,方孟韦都没出现在学校。杜见锋的脾气越来越暴躁。


这天杜见锋是下午四点才来的学校,整个人像被黑云笼罩着,走到哪里,哪里就要下雨。学生们正在上自习,杜见锋一脚踹开了班级后门,大摇大摆的走到自己的座位。


突然,他好像看到了什么。


定睛观瞧。


揉了揉眼睛再瞧。


走到第三排蹲在人家面前瞧。


捏着人家的下巴把他的头抬起来,脸对着脸瞧。


瞧完了“呦呵”一声,三两步窜到班级门口看门牌,的确是三年三班。


进门顺手抓了个第一排的小个子去走廊,


“说,今天班里发生了啥?”杜见锋严厉的声音配上他控制不了的露出八颗牙的笑容,小个子差点儿没吓哭了。


“今……今天来了个跳级生……”


“怎么回事?”


“初一的学生,学习特别好。说是在家复习了一个月,直接参加了初三的期中考试,考进了年级前二十,就跳级过来了。”


“知道了,回去吧。”杜见锋破天荒的揉了揉小个子的头发,小个子回去以后总觉得自己会谢顶。


放学以后,杜见锋把方孟韦堵在教室里。


“怎么一声不响的就跳级了?”


“因为我聪明。”方孟韦面无表情的说。


“是受不了初一那群人欺负你吧?”杜见锋一语挑破。


“也有这个原因。”


“那为什么来三班呢?”杜见锋凑近了他的脸问道。


“因为我喜欢三班的班主任。”方孟韦侧过脸去不看杜见锋,脸有点红。


“只喜欢班主任吗?”杜见锋捏着方孟韦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


“你想让我说什么?”


“跟老子坐同桌。”


“我不喜欢我的同桌是个空座位。”


“那老子天天准点来学校。”


“我的同桌不能是个不学无术的傻瓜。”


“老子也可以稍微听听课。只要不睡着的话。”


“我的同桌……”


“怎么着?”


“要保护我。”


“遵命。”杜见锋裂开嘴痞痞的笑了。


 


6


仁景中学上至校长,下至看门大爷,全校师生都觉得自己眼睛是瞎掉了。因为他们竟然看见杜见锋每天准时上学,老老实实的坐在课堂上听课,被方孟韦揪着耳朵不让睡觉也不会恼。当数学老师捧着杜见锋两年以来交上来的第一份作业,差点激动地哭出来。


没有人再敢欺负方孟韦了。初三班的同学都喊方孟韦叫方大神,因为他太聪明了。几次小考下来就冲到了班级前五名。只不过请方大神讲题的时候有风险,被杜大魔头逮到的话虽然不会阻止,但会被盯到头皮发麻。


直到中考结束,杜见锋以总分还没有普通学生一科成绩高的分数,光荣的落了榜,全学校的人才觉得松了口气。否则如果一个不学无术的混混乖巧了半年就考上重点高中的话,那大家真的都要去死一死了。


方孟韦在接到重点高中的入学通知书那天,哒哒哒的跑到了杜见锋家,就看到杜见锋拿着跟方孟韦手中一样的通知书站在门口,惊讶的掉了下巴。


“哎,高兴不?”方孟韦喊他。


“啊?”杜见锋还没反应过味儿来。


“我们还在一个班!”方孟韦冲他挥了挥手上的通知书。


“我……你……就那狗分数……重点高中……”杜见锋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


“是我让我爸托人把你弄进去的!”看到杜见锋惊讶的样子,方孟韦忍不住伸手去戳他的脸。


杜见锋总算是回过神来了,抓了方孟韦的手就把他按在墙上,胸口贴着胸口,额头抵着额头。


“老子这两年一直有个问题没想明白,为什么你一个家庭好,长得好,人也好的会被大家欺负。”


“现在想明白了?”方孟韦问。


“想明白了。你家庭好,你老子一句话,我这个狗成绩都能去重点高中,这种让人气得牙痒痒的事,大家不欺负你才怪了。”


“那你呢?”


“我?老子想欺负你很久了!”


杜见锋说完,咬住了方孟韦的唇。


 


END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