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蔺靖】歐毆熈系列之卧底与左护法

红沉蓝业:

万字一发完,文末附袖底链接。
——————————
1
  蔺晨是个卧底。
  
  卧底地点在魔教总坛苍山。
  
  他每天要做的,就是收集魔教高层人士的各种消息,上到武功绝学下到爱吃猪蹄。
  
  但是,魔教高层人士并不是他那么容易就能接近的,地位低了的话不但接近不了,而且万一哪一天,你在路上走着走着,某个高层人士看你不顺眼想要拿你去练练飞刀什么的,你是反抗呢还是……反抗呢?
  
  因此权衡之下,蔺晨觉得魔教基层轻易会有生命危险,他作为一个被武林盟寄予厚望的卧底,不能出师未捷身先死,所以决定要干就要从中层人士干起,比如先当个大夫之类的。
  
  这里要说一句,不要瞧不起大夫,特别是不要瞧不起魔教里的大夫。
  
  众所周知,魔教这份职业来钱快,收入高,但风险也是成正比。你且看那武林盟的小孩,一落地便被教导诛杀魔教人人有责。不仅如此,朝廷官府也不喜欢你,毕竟魔教是出了名的目无法纪,严重影响社会治安。老百姓就更别提了,要不是没武功,否则早抡起锄头杀上苍山揍死他们这群乱收保护费的了。
  
  由此来看,魔教是一份没有群众基础的危险职业,没有群众基础,就没有未来。所以魔教众人大多抱着今天享乐明天死的心态,打打杀杀那是常事,受个伤什么的简直家常便饭。
  
  在这种供求关系的前提下,大夫这个行业就成了魔教里最有希望和前途的。一不用出差去外面流血流汗打家劫舍,没有案底,方便以后从良,二还很受人尊敬,一般魔教人士轻易不敢招惹,因为指不定哪天就有求于人。
  
  综上所述,卧底蔺晨决定从大夫干起。
  
  
2
  蔺晨是个很成功的卧底。
  
  前面我们说到,蔺晨决定从当一名小大夫开始,在魔教里扎根卧底。
  
  他每天兢兢业业地替人诊治、包扎、拿药,偶尔漫不经心地转移一下话题讨论点魔教密事。
  
  要知道人在受伤时候,感情一般就比较泛滥,感情一泛滥,话就多了。受了伤的魔教人士顺着蔺大夫的话头就说开了去,有时候说起那个曾经在村头等自己的翠芽还眼泪连连的,让蔺大夫好生感慨:我不是想听你说这个的啊喂!
  
  不管过程多么崎岖,结果还是喜人的,一年后,卧底蔺晨一跃成了魔教苍山总坛药楼里最受欢迎的大夫,荣获知心朋友称号,有个什么头疼脑热月经不调的都爱来找他,特别是冬天,围着小火炉喝点蔺大夫的特制药酒,吃着蔺大夫的秘制烧鸡,再聊点八卦密事什么的,简直人生享受。
  
  “昨天右护法又送了两个美人儿给教主享用,一男一女,听说还是两兄妹呢。”魔教人士甲一拍大腿,愤恨难当——当然不是觉得两兄妹可怜,“这种靠溜须拍马上位之人,哼!”
  
  魔教人士乙明显是喝高了,脸上两团酡红,听见甲的话后也是一脸愤愤不平,“我们兄弟出生入死,他就靠到处搜罗美色就能成个右护法,不公!”
  
  蔺晨修长白皙的手指捏着褐色小杯更显莹润,听得两人之话,只是低头饮酒并不应答。
  
  “那个左护法也是,哼!不就是因为老教主是他义父么,刚从外学成归教就被封为左护法,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白脸,老子两根手指都能捏死他。”甲越说越来劲,开始扯远话题了。
  
  乙嘿嘿一笑,道:“那小白脸可是左护法,右护法成天谄媚也没见教主把他升为左护法,如今被个小白脸坐了位置去,不知道此刻心里有多么怄气呢,哈哈哈!”
  
  甲一听也觉得心里颇为解气,但转念一想自己同样看不惯那小白脸,左护法之位被他得了去心里也很不舒坦,于是恶声恶气地哼了几声,“教主喜好美色人尽皆知,尤其是十几岁的少年,那小白脸长了一张好脸,说不定就是个爬床上位的!”
  
  这样一说才觉得痛快了些,和乙两人相互哈哈笑了几声,眼角眉梢尽是猥琐下流。
  
  两人说得起劲,又在醉酒,因此谁也没注意到蔺晨藏在袖中的手指一弹,就有细小的粉末飘洒了两人头顶和脖颈处。
  
   
3
  那点粉末作用也不大,顶多是让他们起些疹子,当然如果抓挠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越抓越痒的痛谁用知道。
  
  蔺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平日里听他们说些下流话也就当耳旁风,过了也就过了,但这次却不一样,对象换成那人,他就有些恼了。
  
  真是美色误人。蔺晨捏着一只玉白色的小瓷瓶,嘴角含笑。相貌平平的一张脸上,只一双眼睛如墨如漆,好看的很。
  
  他记得那人,眉目如画,一身红衣踏雪而来,环在腰间的云纹玉带掐出似乎不盈一握的腰线。那人站在盛放的红梅树下,只需一眼,便能摄人心魄,让他难以忘记。
  
  左护法,萧景琰。前教主收养的弃儿,现教主的义弟,据说若不是此人年纪不足以服众,老教主本来是想传教主之位于他的。毕竟他的亲生儿子,也就是现教主,实在是不成材了些,老教主去世仅三年,魔教内部便开始有了分崩离析的征兆,比如那甲乙两人,在三年前是绝对不敢说这些话的。
  
  萧景琰此次说是学成归教,不如说是临危受命回来辅助他那不成器的义兄重整教务的。
  
  蔺晨轻呵一口气,白雾打着旋儿飘在空中最后消失不见。
  
  我且看看,你会怎么样呢?  


4


4


  
5
  萧景琰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身上虽然衣不蔽体,但他此刻已经没了力气去找衣物替换。
  
  欲魂散的效力正在他体内肆无忌惮地游走,萧景琰不敢让自己这时候出去,先不说外面的人全是伍思齐的手下,单说他此刻的状态,就只能一个人静静地熬着药效过去。
  
  萧景琰浑身如火烧,烫得他意识昏沉,双腿不住地互相绞///缠摩///擦着,想要……
  
  想要……
  
  萧景琰紧咬舌尖,嘴里全是血沫,想以此让自己清醒,尽管房间里并无其他人在,他也羞耻做出任何求///欢的姿态。
  
  不知熬过去了多少时辰,萧景琰眼前一片模糊,看任何东西都是重影黑白的模样。蓦地,鼻翼间闻到了一阵清香。
  
  那清香似乎带着冰爽之意,入了他身体后烧灼之意顿减,折磨得他生不如死的情///欲也消去了大半。
  
  是谁……
  
  萧景琰直觉这是有人在救他,但犹如千斤重的眼皮怎么也睁不开,最后只能无奈地沉入昏迷中。
  


6
  蔺晨见过的美人很多,有明艳如火,有清雅如兰,还有俏皮可爱,环肥燕瘦如过江之鲫。
  
  蔺晨喜欢美人,赏美人是他的爱好,他也怜惜美人,若是有人找他求助,恰好又是个美人的话,那么他会考虑把价钱稍微压低一些,态度放和蔼一些。
  
  但毕竟,爱好只是爱好,离爱虽还多了一个字,但意思却淡了好些。看的美人多了,虽不至于厌烦,但也有些索然无味,因为美得太千篇一律了。
  
  倒不是说长相太千篇一律,而是指感觉。
  
  红颜枯骨,朱阁荒场,美人敌不过时间,终会化为腐朽,他们在蔺晨心中所留的,无非只是皮相的记忆罢了。时间久了,便会如纸张一般,泛起了黄。
  
  蔺晨觉得遗憾,但……也只是遗憾。一时间,蔺晨竟有种人生无趣的感慨。
  
  当他把自己的感想说与好友听,让他出出主意的时候,捻着白玉棋子解残谱的友人被他烦的不行,随口道:“你自认为超脱于红尘俗世,但你可曾入过?既然未入,又何谈脱呢?”
  
  “与其在这里闭门自叹,不如下山去滚一圈,那时候再来谈脱世也不迟。”友人一脸神秘莫测高深状。别说,还真说服了蔺晨。
  
  一日清晨,雨后桃花铺地,蔺晨凌空踏下了山,一头撞进了红尘的怀抱。
  
  几番巧合下,他成了武林盟在魔教的卧底。
  
  遇见萧景琰,算是他此番最大的收获了。
  
  起初蔺晨只是对少年的皮相感兴趣,如篪如玉,雪中傲放的红梅也不过是他的陪衬。
  
  后来伍思齐要欲魂散,蔺晨捏着小瓶子把玩片刻后便交与了使者。无声无息潜入房里,看着少年毫无戒心地信任那人,饮酒吃菜,然后药发。那瞬间少年爆发的凛冽气势,让蔺晨心下赞叹,不由得想看看他接下来会怎么脱身。
  
  假意逢迎,曲意承欢,虽然并未有什么实质性接触,但蔺晨心头却莫名火起。他一度想直接杀了伍思齐,但又觉得不妥,毕竟让仇人死在自己手上才是一件快事。于是他接着等,终于看到少年五指成爪捏碎了男人的颈椎。
  
  心下一松,才发觉手心里的指印。
  
  蔺晨足足愣了一刻钟,才想起少年正在忍受药力的煎熬,立时现身拿出解药。
  
  欲魂散没有解药?
  
  嗬,什么东西在他面前是没有解药的呢。
  
  
7
  萧景琰还未睁眼便先运功在周身脉络里行转,结果仍旧是筋脉堵塞,让他嘴角溢出了血沫。
  
  下一刻,便有温热的帕子拭了去。
  
  萧景琰睁开眼睛,眼里闪过凌厉的杀气。
  
  “你醒了!”一个穿着粗布,头上只挽着一只简陋竹簪的男子一脸惊喜地看着他。
  
  萧景琰忆起昏迷前的那股清香,看向男子的目光瞬间就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是你救了我?”萧景琰喉间毫无干涩之意,应该是昏迷时候有人给他喂水过。
  
  男子平淡无奇的脸上出现了两团酡红,看向萧景琰的目光也是期期艾艾的,片刻后才羞涩地点点头,“嗯。”
  
  萧景琰没怎么注意他不同寻常的表现,只是更加疑惑了。
  
  欲魂散不是说没有解药吗?
  
  想到此处,萧景琰圆眸里一阵惊怒,恨不得马上扯开衣襟检查自己,但奈何这人还在他面前。
  
  萧景琰看着男子羞涩至极不敢面对自己的模样,心底一阵绝望,眼里厉色越加浓烈。
  
  “我去给教主送药,一打开门你就……”男子似乎很不好意思,一张脸涨得通红,“我……我会对你好的!”
  
  说完就掩面飞奔了出去,留下萧景琰一阵错愕。
  
  居然是自己主动的么……萧景琰手握成拳,不长的指甲深陷入掌心,钻心地疼。
  
  拿剑向来平稳的修长手指,此刻却略有些哆嗦着探向自己的衣带。
  
  雪色的里衣里,青红交错的指印吻///痕遍布在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可见一场春风之烈。
  
  萧景琰未经人事,见这些便以为自己是真的在意识混乱的情况下和人有了关系,心中既绝望又难过,想要毙了那人于掌下,但说起来那人却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况且……
  
  萧景琰阖上双眸,眉心紧拧。况且还是自己不知羞耻地主动缠上去……他虽是魔教出身,但秉性正直,几位师傅也多年教导他要心有善意。
  
  一方面想要杀了那辱过自己的男人,但一方面又觉得男子对他有救命之恩不该以怨报德。
  
  一时间,萧景琰心底掀起狂风骤雨,心绪不宁之下真气乱转冲击着堵塞的筋脉,“哇”地一声,萧景琰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接连受损的筋脉已经禁不起他任何莽撞的冲击,萧景琰眼前一黑倒在了床上,乌黑的青丝铺了一床,让他苍白的脸上平添几分柔弱之感。
  
  粗布葛衣男子推门而入,看着床上受伤之人,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里不辨情绪。
  
  
8
  萧景琰再次醒来已经是夜间了,离他不远的木桌上趴着一个人,在萧景琰一动身的时候便醒了,惊喜地跑过来想扶着萧景琰坐起身,但却被冷漠地盯了一眼后不敢上前。
  
  男子搓着手,不安地瑟缩了一下,但看着萧景琰苍白的面颊又鼓起了勇气,“你……饿不饿……我做好了吃的等你……一起……”
  
  男子嗫喏的声音传入耳里,萧景琰黑亮的圆眸里闪过复杂的情绪。
  
  “饿了。”碎金断玉般的好听嗓音,让男子又红了脸,激动地直点头,“你好好歇着,我去端饭来。”
  
  说完又一溜烟地跑走了。
  
  萧景琰看着门外的夜空,随意打量了这间简陋的屋子。
  
  男子只端了两碗饭过来,先给萧景琰了一碗,本想喂他吃下,但被萧景琰拒绝了,捧着花底大瓷碗一口一口地喝下肉粥。
  
  本以为好吃不到哪里去,但没曾想这男子手艺出奇地好,肉粥熬得糯烂黏稠,再加了些野菜碎末调味,让人胃口大开。不知不觉地萧景琰就喝下了一大碗肉粥,脸上也添了些血色。
  
  一抬头,便看见男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咬着筷子傻傻愣愣的,见萧景琰看他面上又是一片薄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你……真好看……”
  
  连吃饭都是美人。
  
  作为掌勺之人,他最爱看的就是有人吃他做的东西吃得香极了,这比任何溢美之词都要让他高兴。
  
  萧景琰一脸莫名,完全不懂他怎么突然冒出了这句话。但念及两人的关系,萧景琰面上表情又顿时复杂了起来。
  
  男子说完这句话后便很羞涩地埋着头吃东西,只偶尔夹一筷子咸菜就着吃。
  
  萧景琰看得分明,男子碗里的只是黄色寡淡的粟米。
  
  萧景琰已经不知道心里是股什么滋味了,放下碗后侧身背对着男子合了眼。
  
  心思不宁的萧景琰,殊不知男子的目光在他侧身凹陷的腰间来回打量了十几转。
  
  就寝时分,萧景琰支着耳朵听着男子窸窸窣窣地在地上铺干草打地铺,轻手轻脚地,好似生怕惊扰了什么。
  
  
  
9
  第二日,整理情绪了大半夜的萧景琰已经可以心平气和地面对这男子了,面容平静地问了他些问题,才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


  男子叫蔺文,是魔教总坛的一名大夫,那日按照教主的吩咐送药过去,却没想到被萧景琰给扑倒了,一阵翻云覆雨后蔺文才发现教主已经身亡,不用想也知道是左护法干的。但有过鱼水之欢后蔺文自觉对萧景琰有了份责任,便掩人耳目将萧景琰带出了苍山,来到他以前采药时候住过的小屋里。
  
  教主身亡的消息还未传出来,但想来教内已经大乱。
  
  萧景琰一开始还有些疑惑这么个弱鸡大夫怎么可能把他带出总坛,但想起这人是那右护法都称赞过的人,想来是人缘极好,若真要掩人耳目也不是不可能。
  
  萧景琰稍稍想了一下后就略过了这件事,他现在更关心的还是魔教内乱的消息。义父待他不薄,伍思齐的事和义父无关,魔教是义父的心血,他不能就这么任它分崩离析。
  
  “你要回苍山?”蔺文脸上又惊又怕。
  
  萧景琰只是看他一眼,并不回答。
  
  “不行不行。”蔺文连忙摆手。
  
  “若是害怕,你不必同我一道。”萧景琰身上的伤还未好整,虽然需要这个大夫,但他也不强求别人和他一起送命。
  
  “不不不。”蔺文有些慌乱,“我不是害怕……”
  
  “你武功还未恢复,就这么去苍山会没命的!”蔺文有些激动,“你不要去好不好。”言语里有了恳切之意。
  
  萧景琰正眼看了他,才发现这人虽然样貌一般,但一双眼睛却是好看的,眼里带了请求的意思后,让人看了不由得想点头应了他。
  
  “不行。”萧景琰收回目光,淡淡地拒绝了,他也不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回苍山。
  
  蔺文急得团团转,看着萧景琰无动于衷的表情,有些难过,“我想与你好好过日子的。”
  
  “魔教不是好地方……你不要回去好不好……”
  
  萧景琰眼里毫无动容之色,“那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我欠你的救命之恩自会还上。”
  
  蔺文深受打击,平凡无奇的面容上有了扭曲之意,“你不要我了……”
  
  萧景琰眉心微蹙,不明白他这话是从何而来。
  
  “我们做了夫妻那事,娘说过就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蔺文眼圈红了,“你不要我了……”
  
  萧景琰一听夫妻那事,心底一阵怒火蔓延,面容冷冽,眼中有了血色。
  
  “我说过以后不许提了。”
  
  蔺文被他这副模样吓得哆嗦,但仍旧不放弃,“我会帮你治好病,给你做饭吃,你说什么我都听,不要走好不好……”
  
  萧景琰听了这话,倒是冷静了下来,圆眸里的光亮闪烁不定。
  
  “好吧。”萧景琰同意道。
  
  蔺文大喜过望,想凑过来亲近亲近萧景琰,但被圆眸里的厉色刮了一刀,瑟缩着又欢喜又难过。
 
 
  
10
  萧景琰答应留下来后,蔺文十分欢喜,每天殷勤周到地伺候萧景琰,生怕他哪里不舒服了。
  
  为了让萧景琰尽快恢复武功,蔺文还去了七绝峰上采下七绝花。七绝峰山势陡峭,且狂风呼啸,连轻功卓绝之人都不敢大意地临空登山,也不知道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夫是怎么爬上去采药的。
  
  萧景琰只知道他回来的时候满身是伤,全身几乎没有一处完好。伤好之后留下的疤痕,让本就普通的一张脸显得有些丑陋了。
  
  蔺文好像也知道自己并不好看,有段日子除了送饭送药,白天都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萧景琰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一如既往地按时吃药用饭,一句关切之话都未说过。
  
  蔺文明显是伤心了,武功恢复了一大半的萧景琰好些天晚上都能听见那睡在地铺上的人,辗转反侧地轻声叹气,间或有几声十分压抑的呜咽。
  
  后来萧景琰还见过他找了好些草药,捣碎了敷在自己脸上和脖颈处的伤痕上。
  
  然而萧景琰也只是看着。
  
  
  
11
  转眼过去了三个月,萧景琰武功已经完全恢复了,或许是因祸得福,内力还更上了一层楼。
  
  蔺文站在阴影处看着萧景琰矫健恣扬的身姿,脸上尽是落寞。
  
  萧景琰一收剑,眼神就自动地看向了有躲闪之意的蔺文,目光冷淡,漂亮的面容上无任何表情。
  
  在他慢慢恢复武功后,蔺文就越来越怕他,但却从没有在他的饭菜和药中做过什么手脚。
  
  本以为蔺文又会一溜烟地躲远了,但这次他却瑟瑟地走了出来。
  
  萧景琰不动声色地看他。
 
  “我……”蔺文小声开口道:“五日后是我生辰……你可以留下来吗……”
  
  萧景琰瞬间明了,蔺文知道他要走了。
  
  萧景琰霜堆雪砌般的眸子无甚感情地看着蔺文,蔺文的头越来越低。
  
  真要论起来蔺文比萧景琰还高些,但也许是气势使然,蔺文从来给萧景琰的印象都是瑟缩卑微的讨好模样,身高什么的他倒是从未在意了。
  
  “好。”萧景琰留下一个字后便转身离去。
  
  


12
  蔺文很在意这次的生辰,从萧景琰答应了之后便开始准备,又是买菜又是打扫屋子,还给两人都买了身新衣裳。
  
  萧景琰看着床上摆好的一身红衣,出神片刻。
  
  晚间蔺文在院外摆了满桌子的菜,他平时省吃俭用惯了,萧景琰头一次见他做这么多两人根本吃不完的菜。
  
  蔺文手艺很好,煎炒蒸煮,不论荤素都能做得有滋有味,让人吃后回味无穷。
  
  萧景琰仍旧是面无表情,但吃饭的速度将他出卖了,蔺文知道他现在吃得很高兴。
  
  蔺文倒很少吃菜,只是饮酒——他特制的药酒,萧景琰都觉得不错。
  
  “你……真好看……”蔺文醉眼朦胧,盯着萧景琰傻傻地笑得开心。
  
  萧景琰睨他一眼,蔺文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轻了几分。
  
  红衣少年,漂亮得凌厉、伤人。
  
  “你那时候就站在药楼外的一棵梅树下,也是一身红衣……”蔺文双眼迷离,反复咀嚼着那份记忆,“我好喜欢……”
  
  萧景琰完全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被这人看了去。
  
  “可是我没用……买不起那么好的衣服……”蔺文说着说着又开始情绪低落,抱着酒壶眼圈都红了,“不管是红衣还是青衫,你都穿的那么好看,我没用,只能让你穿些粗布麻衣……”蔺文捂了捂脸,像是在拭泪。
  
  “你走是对的,我没用……”蔺文竟然真的哭出了声。
  
  萧景琰被他哭得完全没了心思吃饭,幸好之前速度够快已经吃了七八分饱。
  
  萧景琰从蔺文手里拿过酒壶,倒进白碗里一口饮了。
  
  “你值得更好的。”萧景琰道。
  
  蔺文还在哽咽,“我只喜欢你。”
  
  萧景琰无动于衷,自斟自饮着。
  
  “我……”蔺文抽抽噎噎地,“你不要走好不好,魔教不好,那里的人都很凶,还乱打人……”说着还瑟缩了一下,像是回忆起了自己被揍过的经历。
  
  “他们对你也不好,欺负你……”蔺文这话一出,就被萧景琰瞪了,支支吾吾地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他还记得萧景琰说过不许再提那件事。
  
  “我可以把命给你……你说什么我都听……”蔺文想起萧景琰要走就难过地不行。
  
  ……
  
  不知是谁叹了口气。
  
  萧景琰拉过蔺文,带着他回了房。
  


13


  
13


14
  蔺文走了,在萧景琰醒来之前。
  
  临走前,他帮萧景琰洗好了身子,衣服也换上,又在被自己咬伤和被使用过度的地方上了药,而且还温了药粥留给萧景琰。
  
  不知道蔺文用的什么药膏,第二天起床后萧景琰除了纵欲过后的腰膝酸软,身上其他地方丝毫不觉得不适。
  
  萧景琰只在床上听了一会儿院子里的动静后,便知道蔺文不在了。
  
  他换好衣服,将温热的药粥一勺一勺地吃完了,熄灭了炉子,只拿了自己的佩剑,关好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15
  魔教在几日前被武林盟大举进攻后已是式微,教内各方利益领头者几乎全部身死,左护法以老教主义子,天残绝学传人的身份力压众人,登上了教主之位。
  
  自此,魔教开始蛰伏,休养生息,再不出外寻衅。
  
  武林盟本想一举攻下魔教总坛,趁他病要他命,但被朝廷一言否决。
  
  其中之意,无非是制衡。
  
  
16
  春去秋来,已是六个年头,现任魔教教主以17岁少年之龄登上主位,施以雷霆手段和绝强武力收服教众,制定教规整理教务,如今魔教内部虽不说是上下一心,但也是一派欣欣向荣。
  
  从前魔教大多是些喋血亡命之徒的落脚地,但毕竟恶人自有恶人磨,魔教内部乱无章法,互相倾轧斗殴,内部折损极其严重,新教主上位之后立下教规,教中之人若有杀伤同僚者,赐蚀骨。
  
  蚀骨是一种蛊毒,是魔教刑堂的一种手段,被种之人每日不受控制地自我伤害,并且自杀不得,最后无不是白骨森森筋脉俱损而亡。
  
  此条教规一发,魔教顿时响应者众,尤其是药楼那群人,在魔教当大夫简直是刀口舔血,治不了常常会有生命危险(当然在外也是一样,医闹到处都有),所以这条教规简直是他们的天籁之音。
  
  而且因这条教规,魔教传销组织发现他们忽悠人的时候也方便了许多。
  
  什么?魔教之人在追杀你?那还不好办,跟哥去混魔教吧!
  


  
17
  魔教教主25岁啦!要娶妻啦!人长得可俊啦!家产可多啦!
  
  一时间,整个大齐朝的冰人快要踏平了魔教苍山。
  
  本来来了魔教的一些人心中还有些惴惴不安,虽然这些年魔教不再肆虐滥杀,但还是免不了害怕,毕竟是传说中阴冷黑暗的魔窟。可入了苍山后简直一脸不可置信,这漫山的红梅花,究竟是哪方仙境误落了人间。
  
  冰人们瞬间兴奋起来,这么大的山头都是教主的,多有钱啊!
  
  还长的俊!落在队尾的一人添了一句话。
  
  对对对!哎哎哎!你个男的当什么冰人!说你呢,就性别歧视怎么地吧!
  
  白衣公子甩扇一笑,“走着瞧,我赢定了。”
  
  虽然很生气,但为什么觉得这张平淡无奇的脸突然很有魅力。冰人们面面相觑,待回神之后,白衣公子已经飘然远去。
  
  
  
 
  
  完结


袖底全文
  
  
  文中来不及交代的在这里补了,武林盟进攻魔教是蔺晨提供的情报,就是为了借武林盟之手帮萧景琰铲除上位路上的敌人。
  若是萧景琰没听蔺晨的等五日,那么蔺晨就不会帮他。但萧景琰最后选择了留下。那么蔺晨就送他一份礼物,虽然萧景琰可能一生都不会知道。
  他们两人都已经情动了,忘不了彼此,再写下去无非是各种甜,虐狗罢了,和如此甚好重叠了,所以点到为止。
  至于蔺晨的身份,来跟我一起念题目。重点就几个字,总能猜到的。

评论

热度(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