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四三年

各种穿马路:

自割腿肉,老夫老妻养孩子。


四三年


1.


四三年时明台终于有了音讯,声音和水花都还挺大。天寒地冻的家门口扔着个篮子,哈密瓜那么大的小宝贝哇哇大哭。


明楼问阿诚,“这什么?”


阿诚想了半天,“看起来是个娃。”


两个男人慌手慌脚把孩子抱进去,哄了半个时辰才哄睡着。


2.


阿诚在灯光下展开信纸,一字一句念上面的字,“不要随便起名字。”


“我看就叫狗剩。”明楼当即拍板。


狗剩小朋友安详着睡着,尚不知道人生的残酷。


3.


早餐桌上,阿诚犯了愁,“这样总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请个奶妈吧。”


明楼正给狗剩子喂奶,大手一挥,“没事,贱名好养。”


阿诚不置可否。


4.


夜里偶尔也得照顾下生理需要。


正是情热,狗剩子又哭了。


“孽债!”明楼伏在阿诚肩上,被阿诚一脚踹开。


阿诚下床抱来了娃,往明楼怀里一送,“哄。”


说罢翻个身,自个儿睡觉去了。


明楼长叹,“祖宗喂。”


5.


阿诚出外勤,明长官正襟危坐,一下午没有挪窝,神情十分严肃。


秘书们战战兢兢,生怕说错了什么,惹长官发脾气。


终于说完了,该退场了,突然听见长官怀里“叽叽”一声。


明长官如释重负,从衣服里掏出个娃,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李秘书手里,


“帮我带一会儿,我要去卫生间。”


6.


狗剩子他爹终于把狗剩子接回去了。


阿诚夜里失了眠,翻来覆去睡不着。


明楼嫌他折腾,一个鲤鱼打挺泰山压顶。“怎么了”


“我对不起你和大姐,你本来应该有自己的孩子。”


他抽抽搭搭地哭了,像个小孩子。


“我有自己的孩子。”明楼拍他的肩,“特别爱哭。”


“你不要瞎说。”


“如果你非要说我,我宁愿认为即使是我们之间,也有自己的孩子。我们的身体相互交缠,我们的精神融会贯通,我们的理想诞生出唯一的种籽,生根发芽于此。跨越千亿之夜,有一天我们终将死去,但我们的孩子永远不灭,它将见证我们共有的岁月,和我们曾经相拥于此夜。”


end


明长官最后的话有参考,见评论。

评论

热度(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