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杜方】老子可是扛把子啊(甜一发完)

whatdidfermiparadoxsay:

听说你们看题目就能在tag里认出我?


warning:狗血又无聊


---------AU+私设----------


1.


  糟糕。


  方孟韦往腰后一摸,紧紧握住自己的枪。


  应该只剩一颗枪子了。


  他跟一个线索,跟到码头上巨大的废弃仓库里,这是他第二次来这。


  没想到黑压压的人像狼群一样缓缓逼近。从隐隐约约的剪影里可以看出有十二个提刀的和八个扛枪的,五大三粗的样子,年轻的警察还真没有单独对付过这样的场面。


  他转过身,发现大门也被逼近的人群堵死了。


  除非飞天遁地,不然这一身警服真的能置他于死地,没有任何的胜算。


  他另一只手放进口袋兜里给手机解了锁,凭着记忆打出了刚刚打过的一个电话。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李熏然,在跟他商量宵夜是吃火锅还是吃串串。要是李熏然知道他在这里,不出半小时就能赶到。


  只需要再撑半个小时。和他们谈判,吹水,插科打诨。


  只需要半个小时。


  “喂?”李熏然很快就接了起来,半天听不见方孟韦的声音。他把手机拿到眼前看了看,没断,接着放到耳边,“喂?”


  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他很快就警觉起来,一边竖着耳朵听,一边让技术组的人查方孟韦的定位。


  “你们……”方孟韦的声音没错。


  李熏然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在桌上,整个警局的心都悬了起来,屏住呼吸等着对方的答话。


  没等方孟韦把话说完,整齐划一的声音冲破云霄——


  “大嫂!”




2.


  杜见锋非常后悔扩建团队的决定。


  “老大!我绑了一个娃回来!”新来的小弟非常积极地展现自己,扛着一个小屁孩,把人一放,得意洋洋。


  摘了麻袋解了眼罩,杜见锋定睛一看——一脚把小弟踹翻在地。


  “你他娘能不能省点心?老子说了几次!未成年人不能动!”杜见锋赶紧去看看,人都躺在地上不动了。


  ——心倒是大,这样也能睡着。


  “那您说的女人不能动,老弱病残不能动,对国家有重大贡献的人不能动,身居要职不能动,老师警察和医生不能动……那还动啥啊……”小弟揉着屁股站起来,一脸委屈。


  杜见锋没想到这人还会还嘴了:“毛利民!毛利民!把这小子拉出去宰肉!”


  杜见锋左右走了十几个来回,还是没憋住给明楼打了电话。


  “明总,你那是不是有个捡孩子俱乐部?老子也想报个名!”


  明楼毫不客气地挂了电话。


  “操!这他妈什么态……”


  吵嚷间小孩醒了,揉了揉眼睛,想要自己站起来,但是脚麻了。


  “叔叔。”方孟韦伸手。


  杜见锋也没辙,只好把小孩儿抱起来:“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杜叔叔,我是方孟韦啊。”


  “哦。”


  杜老大并没有和小孩打交道的经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方孟韦……方孟韦……这名字咋这么熟……”


  毛利民刚把新小弟拖出去,赶紧回来跟上:“方行长家的二少爷,你和他们家吃过饭的,这小孩每次都赖着你玩一整天。”


  “操,我说,那时候豆丁大,这都他妈一根豆苗了。”杜见锋一拍脑门,“赶紧给人送回去!老子还不想惹上这么大的事。”


  “我饿了。”方孟韦趴在杜见锋胸口嘟囔了一句。


  “老子还能饿着你了?”杜见锋抖了抖,把方孟韦往上抱了抱,“想吃什么跟老子说,吃完就滚蛋!”


  “想吃麦当劳。”


  ……


  黑帮老大杜见锋抱着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孩,跑了个通城,找到那家唯一的麦当劳。


  “儿童套餐。”杜见锋没好气地往柜台一站,身边的三四个纹了花臂的小弟在他旁边跨立,吓得收银的小姑娘手不停地抖。


  “我要吃大汉堡和鸡翅。” 


  “再加两个你们最大的汉堡,两对鸡翅,”杜见锋看小孩两眼放光,知道这是搞定了,又拍了几张钱放在柜台,对小弟们抬抬下巴,“想吃什么自己点。”


  走到一边去之后,杜见锋刚想把方孟韦放到凳子上,就被小孩搂紧了脖子不撒手。


  一个树袋熊和他的树枝斗争了半天,最终还是树枝妥协了。


  “跟老子说说,怎么就被人绑了?你爸你哥没跟你在一起?”


  “我离家出走,”小孩儿很得意,“然后撞到了一个人,他凶神恶煞地吓我说他是201帮的人,我想那刚好。”


  杜见锋在方孟韦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刚好个屁!要不是老子,你就被丢到河里喂鱼了!”


  小孩儿的眼睛里瞬间就堆满了眼泪,又那么水汪汪地望着他:“可是我不想回家,我不知道可以去哪里,又没有零花钱。”


  “你爸也不管你?”


  “谁都管我,谁都管不了我,”方孟韦喝了一口可乐,“我都跑了一天了还没人找我。”


  杜见锋心里一惊,这小孩一天没吃饭了?


  “毛利民!再加两个汉堡!”




3.


  回到别墅里,杜见锋客客气气地给方行长打了电话,说趁着寒假,带方孟韦玩。方步亭应了声,也没再多问。他的大儿子现在叛逆期叛逆得如火如荼,实在是没力气再管小儿子。


  小儿子也不惹麻烦。


  方步亭见过杜见锋几次,虽然顶着黑帮的头衔,做的也不都是坏事,从部队里出来的人说话算话,贷款还得很及时,各种理财产品买了很多,算是仅次于明氏企业的大客户。说话是糙了点儿,心不坏。


  “行了,我跟你家里人说了,”杜见锋挂了电话,低头看见方孟韦又抱着他的腿抬头望,不得不又一次抱起来,“老子明天要去收拾几个……点东西,你在这儿自己玩。”


  “杜叔叔,他们说你特别好。”


  杜见锋冷哼了一声:“放他娘的狗屁!老子可是扛把子,黑帮你懂不懂?”


  “我也觉得你特别好。”也不知道小孩儿是听进去还是没听进去,自顾自地说。


  因为帮里突然多了个小孩,各种管制刀具都被妥善收好,毛片小黄书被锁了起来,平时说话不带门把的也只好给嘴巴拉上拉链,杜见锋听见一次炸一次。


  方孟韦早上要喝牛奶,吃面包和培根,膳食组专门去报了一个新东方培训班学西餐——当时绑方孟韦的那个小弟因为出色的宰猪肉成绩,成功晋升为膳食组的副组长。


  “杜叔叔,这道题我不会。”方孟韦拿着练习题敲门。


  门其实是开着的,但是良好的教养让方孟韦还是自觉地敲了敲。


  杜见锋赶紧摁灭了烟头,带着方孟韦去了书房。他翻着方孟韦那本《开心寒假》,脸色越来越差。


  这他妈简直是欺骗消费者,这么密密麻麻的题给学生做,开心个毛啊。


  “做狗屁,老子带你出去玩。”


  “不行,不做作业的话,很多知识点就会忘了。”方孟韦坚决地摇头。


  ——离家出走还带作业的人,方孟韦应该是第一个。


  要说数理化,杜见锋还能应付。面对这一大篇英文阅读理解他着实有点头疼。


  杜见锋闭着眼睛想了想,打了个响指。


  于是策划组的人都跟着方孟韦坐在新东方的课堂上,从ABCDEFG学起。


  “老师,我想问一下,”王建国举手,“什么时候用the,什么时候不用啊?”


  方孟韦默默地背着单词,心里悄悄鄙视了一下小学水平的同学们。


  马不停蹄地报班,上课,201帮的提升还是显而易见的。他们上午上课,下午去社区献爱心,晚上练习身体机能,一派朝气蓬勃。


  “今天上午学的现在就忘了?《国富论》的作者你都不知道?”杜见锋把历史书砸到王建国身上,“滚,去给老子滚个五千米!”


  王建国滴溜溜地跑了。


  杜见锋也没闲着。从部队出来之后也一直保持着以前的训练强度,正做到两百七十二个伏地挺身的时候,方孟韦的圆眼睛突然冒了出来。


  “我后天开学了。”


  “老子明天找人送你回去。”杜见锋拍拍自己的背,让方孟韦坐上去,自己接着做。


  “我不能住你这里吗?”方孟韦整个人趴在杜见锋身上,也不嫌他杜叔叔一身的汗。


  “不能,滚蛋,”杜见锋喘口气,笑了一下,“只有老子媳妇儿能在这儿白吃白住。”


  方孟韦没说话,在杜见锋的肩膀上咬了一口,自己跑回了卧室。




4.


  杜见锋依然很头疼。


  “老大!我绑了个少爷回来!”


  杜见锋气得又是一脚,这些新来的怎么老是这么不懂规矩。


  “老子说了几百次了,201帮是个共进社团,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他妈还成天给老子找事!嫌老子命长了是吧!”杜见锋抓着人的头发,“康定斯基的画看明白了吗?”


  “差不多行了。”


  被绑的少爷轻松挣脱了意思意思的绳子,站在旁边拍拍手上的灰。


  ——每次都以这种方式出场,够新颖。


  “小屁孩长这么高了,”杜见锋一眼认了出来,“又离家出走?”


  方孟韦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身形挺拔,圆溜溜的眼睛一点没变,直直地望到杜见锋眼底去。


  小孩前些年一直都黏着杜见锋,一放假就找他,还带着整个帮的人一起背《新概念英语》,一起做完了四本五年中考三年模拟。后来上了高中,杜见锋估计小孩也是学习压力大了,没再往这边跑,听说一口气扎在书堆里。


  杜见锋也没法揣测方孟韦的高中是怎么度过的,从黏人的小孩变成了眼神冷漠的少年,听见杜见锋的调侃也只是淡淡地笑。


  “我想来看看你。”少年耸耸肩。


  “你他妈就不能打个电话?非要被绑过来才过瘾?”


  方孟韦得意地扬眉:“我试试能不能逃走。”


  杜见锋这才看见方孟韦的制服,应该是警校的校服。刚才没用十秒钟就完全挣脱了手腕上的结,纤细而不羸弱,四肢隐隐的肌肉都蕴含着巨大的力量。杜见锋把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边,突然就出了拳。


  方孟韦像是早就料到了,往左边一闪,用小腿去勾杜见锋的小腿,杜见锋收了手,像个圆规一样整个人转了180度,刚好避开方孟韦的拳头。方孟韦想要换一只手,就被杜见锋一把抓住扣到了背后。方孟韦抬起膝盖就往杜见锋的胯下撞,男人凑得近了,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还行,多练练。”


  他就僵在原地。


  “今年该18了?”杜见锋若无其事地放开他,拍拍身上的灰。他现在还是穿不惯西装。


  “嗯,刚满十八,大学了。”


  “我记得你是冬天出生的?”


  “就今天。”


  杜见锋一愣,转而哈哈大笑。


  半个小时后,麦当劳送了一堆汉堡过来,除了可乐还买了一箱啤酒。杜见锋也不问他为什么来,不问他什么时候走。


  王建国在旁边着急得不行:“老大,这个热量太高了,而且可乐里面含了太多碳酸……”


  “就你他妈学过化学!”杜见锋把门一摔。


  “杜见锋,”方孟韦把啤酒抱进门,“他们现在都还好好学习呢?”


  杜见锋大喇喇往沙发上一坐:“老子的人,出去了可不能丢人。”


  “还有,叫杜叔叔。”杜见锋补了一句。


  “我听我爸说,省上要大力整顿。”


  “你看那个王建国,这才几年,都开始读研究生了,”杜见锋拉开一瓶啤酒灌了一口,“还有当年绑你的那个,现在开了个餐馆,还上了个什么米其林,每天忙得老子都见不着人。”


  “嗯。”方孟韦咬着汉堡,直接坐在地毯上。


  “坐上来,”杜见锋拍了拍沙发,“窝着对胃不好。”


  方孟韦很快解决了汉堡鸡翅鸡块和鸡腿,洗了洗手才坐过去。杜见锋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这吃法居然还不长肉?


  俩人坐在沙发上喝啤酒,下酒菜也没了,就纯粹石头剪刀布,输了的喝一口。方孟韦没了几个小时之间的冷漠样子,有点上脸。


  “我睡哪?”方孟韦问。


  “又他妈白吃白睡……”杜见锋随手扔了一个啤酒罐子。


  “我睡哪?”方孟韦接着问。


  “我让人给你收拾一下卧室,现在床上还他妈都是几年前买的钢铁侠。”


  “杜见锋,你没带别人来过吧?没在我床上乱搞吧?”方孟韦凑得近了,摇摇晃晃的,“嗝。”


  “叫杜叔叔!什么时候成你的床了,小屁孩子别瞎操心。”


  “那就是没有人。”方孟韦点点头,心想,大龄处男。


  然后一头栽在杜见锋身上。




5.


  他醒来之后已经中午十二点了。


  饭厅里准备好了他喜欢的早午餐,杜见锋不在。问了一圈才知道杜见锋今天有事,带了一队人出门,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


  “他们去哪了?”


  方孟韦问了半天,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狠狠揍了几个人,才知道杜见锋是被仇家找上门,约了时间要“解决遗留问题”。对方的名号他是听过的,这些年刚冒出来的苗子,被政府打压得厉害,暗地里搞了不少事情,黑道吃不通就开打,最后终于打到杜见锋这儿了。


  方孟韦赶紧报了警,骑着杜见锋的哈雷一路狂奔。他撬开了所谓的管制刀具管理箱,别了两把枪就走。


  海边的巨大仓库里站着几十个人。杜见锋安然无恙地被人群包围着,在黑暗里戴着墨镜装逼,弹烟灰的时候还有人专门捧着烟灰缸接着。


  他想起来杜见锋很少在他面前抽烟,也不知道几年前的那个寒假这人是怎么憋过来的。


  警笛声由远及近,方孟韦望了半天却都没有望见警察跑来,而仓库里的人听见警笛已经开始骚乱。也不知道是谁先开了一枪,场面乱作一团。方孟韦咬咬牙,趁乱赶紧溜了进去,把枪塞给杜见锋就准备跑,没想到被人用木棍狠狠砸了后脑勺,砸得头晕眼花。


  “操!你他妈活腻了是不是!”杜见锋一下起了火,扔了手上的砖头就拔枪。


  “别……”方孟韦拉下他的手,努力不动自己的脑袋,“我知道你从来不杀人。”


  杜见锋也没好气:“你他妈来送死的是吗?老子昨天才说了多练练!”


  “你出门枪都不带,还真以为自己是谈生意来了?”方孟韦没生气,轻描淡写。


  “净给老子添麻烦,”杜见锋啐了一口,转而又笑起来,“老子早想收拾这些狗东西了,就愁没理由。”


  说完他用后背抵着方孟韦的后背,两个人来一个踹一个,方孟韦喘着气:“警察快来了,你得先走。”


  “走个屁!你脑袋都破了老子还能往哪走?”


  人群渐渐打得累了,都气喘吁吁地对峙着。杜见锋大腿中了一枪,被方孟韦架着一步步后退,渐渐退到码头上。


  “警察!不许动!”也就是这一瞬间,迟到的警察终于举着枪包围了他们。


  对方的头头已经被杜见锋打得鼻青脸肿,躺在一边不省人事。杜见锋喘着粗气刚要举手投降,就被方孟韦一脚踹下了海。


  咕嘟咕嘟。


  没了人影。




6.


  现在。


  方孟韦一惊,赶紧掏出了手机挂了。


  警局里的小分队一开始是一脸茫然,没到四秒钟集体爆发出一阵狂笑。


  “Tony?”方孟韦勉强认出了王建国。他听杜见锋说过,王建国读了研究生之后还起了个英文名。


  “大嫂你还认得我!”王建国满眼泪汪汪,眼看着就要往方孟韦身上扑,扑到一半被横空蹿出来的人踢到一边去。


  方孟韦看着那个装逼的背影,一股气冲上来,堵得他眼睛鼻子都呛了水似的。


  “滚一边去!”


  那人说完还捋了捋头发,摘掉了墨镜,转过身,慢慢向方孟韦走去。


  王建国在旁边为方孟韦补充背景知识:“大嫂你不知道,上次老大游到别的地方上了岸,修养了好一阵,本来要白手起家,结果还是被兄弟们找到了。找到之后他就每天拿着你的照片跟我们说,这是大嫂,要给大嫂过好日子,我们说那我们201帮就转型!我们人多势众,干啥都比一个人好!老大一直没敢找你,知道你在警校,就怕他的背景……”


  “别瞎比比。”杜见锋挥挥手,来了两个人把王建国扯下去。


  杜见锋一点也没老,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从十年前就是这副样子,嚣张跋扈,又偏偏带着和他格格不入的温柔。方孟韦记得母亲死的时候,他离家出走,他大哥参军去了边疆,他离家出走,成年的时候,他兴高采烈跑了过去。他每一次,都根本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也没有别的地方想去。


  后来他听李熏然说,什么是家呢。家不是一个房子,也不一定是你的亲人。家是你难过了委屈了高兴了都想去的地方,想去见的人。


  他隐隐约约想起很多年前,开学的时候给自己定了个人生目标——


  一定要去杜见锋那白吃白住一辈子。


  “怎么,小屁孩儿,认不出老子了?”杜见锋得意洋洋,满脸的褶子上都夹着光。在起哄声中揽了方孟韦的腰,额头抵着额头,“你他妈可算长大了。”


  方孟韦哽咽了一下。


  “你……你怎么没瘸?”




7.


  “咚咚咚。”


  王建国开了门。


  “你好,我是李熏然,市刑警大队行动支队……”


  王建国啪地关上了门。


  “谁啊?”杜见锋问。


  “条子。”


  “然后?”方孟韦懒懒地抬眼。


  王建国恍然大悟,现在他们不收保护费也不搞地下钱庄了,凭着杜见锋的口碑算是黑白通吃。现在是201国际集团,大家的纹身都改成了波若波罗蜜多心经和化学分子式,还怕警察?


  “你好你好。”王建国打开了门。


  “想问问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李熏然一脸严肃,掏出一张照片。


  “嫂……小方哥啊!”王建国连连点头,“在里面坐着呢。”


  李熏然一阵激动,对着旁边竖了两根手指,勾了勾,没到五秒钟就涌上来黑压压的一群人:“方孟韦!你结婚不请吃饭还算人吗!”






END


-----------------------


其实就是一个励志(?)故事


希望队长天天开心~ 


今天的我,依然很想要评论嘤嘤嘤




很久没有修过的一个任意门:汇总:费米的任意门!

评论

热度(1050)